免费好看电影,在线电影

  • 视频
  • 文章
  • 演员
  • 角色
用户登录关闭
账号
密码
×
好好说话

好好说话0播放

好好说话 更新至08集

好好说话

扫描二维码打开

杨光担任电台某情感倾诉类栏目主持人已十五年有余,程式化的工作模式及儿时心理阴影导致其无论在工作还是生活中,都拒绝与人真诚沟通。直到一档火爆的新兴节目替代杨光栏目黄金档的位置。迫于重重压力的杨光决定将栏目改版,从线上倾听转为线下调解,并瞄准能引起强烈社会热度的纠纷事件进行调解。栏目因此受到关注,也使杨光第一次直面自身问题。经过调解的诸多案例,杨光认识到调解的社会意义,并发掘人世间更多的真善美,尝试从多方面沟通,不轻言放弃。女律师廖望希望打几场颇具难度的官司获得行业认可,却因杨光的成功调解而错失机会。两人因此产生敌意并在几次案例中形成交锋,同时双方在此期间也产生了奇妙的感情。通过对纠纷事件的调解,杨光不仅帮助了纠纷双方,也解决了自身在沟通方面的问题,并与廖望的关系也从互相敌视变成双方爱慕。

  • 第1集

未播暂无。

  • 第2集

廖望来找杨光主要表达两件事情,其一是亲自向他递交律师函,维护了张文的主张权益,再则斥责他台前幕后两幅面孔,毫无素质可言。但是杨光用手机拍下了这一幕,并且出言警告她作为律师不该对当事人进行人身攻击和围堵。听到杨光的话,廖望准备从引擎盖上下来,奈何她因盘坐太久,双腿又酸又麻。无奈之下,廖望唯有求助杨光,刚好牛志玲从不远处经过,亲眼目睹了杨光将廖望抱下车,突然会心一笑,便转身往自己的私家车走去。罗修对于拍摄有着超高的要求,包括室外光线也得符合他的标准,所以往往会因为某个细节而放弃当天拍摄。作为罗修粉丝的苏箐箐,本来是对他抱有崇拜与幻想,而接下来的相处中,她发现对方是个刻薄无礼且低情商,大大颠覆了初次印象,反倒是罗修觉得苏箐箐靠关系硬塞进工作室,说明不是废物就是草包。之前廖望多次邀请父母出国旅游,但是都遭到父亲的委婉拒绝,所以到了今年再次计划出游。廖母觉得大人之间的事情,终归不要辜负孩子一片心意,然而廖望不知道父母的情况,专心忙于工作,每天到半夜才肯休息。隔天上班时,杨光一脸神秘地带着牛志玲来到阳台,向她展示了许多女网红的写真,变相透露她前夫李恒基的精彩生活。事实上,李恒基是为了出口气,才故意让杨光拿网红照片气牛志玲,这让杨光夹在两人之间非常烦恼。主任关庆年单独将廖望叫到办公室,先是简单闲聊几句,紧接便进入主题,通知她结束张文的案子,至于为何结束,则是暗示内情比较复杂,无可奉告。然而廖望并未立马答应,甚至凭着读书时期的理念准则,表达了自己当律师初衷是为追求公平公正,不应以一些客观因素就轻易放弃。关庆年思来想去,最终被廖望的执著精神所打动,于是让她继续受理。此时陈文燕要去接待客户,结果她刚走没多久,便有人打来电话。廖望接听了电话,怎知对方竟哭哭啼啼,指名要找陈文燕。考虑到事情或许出于紧急,廖望立马跑去找陈文燕,没想到陈文燕听到周明雅的名字,竟让她替自己回电话给对方。周文雅始终不肯挂电话,当得知廖望也是律师后,立马提出找她受理案子。由于赵立的节目收视率高涨,而他也自然成为年度最受欢迎的主持人,一大清早就有许多记者过来采访报道。三儿为杨光抱打不平,可惜手里的案子根本不出彩,完全无法吸引观众。怎知话音刚落,廖望竟突然上门拜访,再次劝说杨光收下律师函,找个时间与母亲面对面交谈。杨光让廖望给张文传话,眼下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是她主动放弃父亲的房子,要么是通过官司夺回房子,绝对不会有第三条选择。眼看着杨光软硬不吃,廖望在办公室呆了一会,只好先行离开。岂料她刚走没多久,杨光在椅子上发现离婚档案,令他产生了新的想法。周明雅的老公蒋家栋在一年前曾来过电视台,为了向当时的女朋友求婚,不惜天台上放烟火,以至于差点造成火灾,最后在派出所里求婚成功。如今不过时隔一年,蒋家栋和周明雅居然感情破裂,准备要离婚,所以杨光想通过他再做一期节目,私下里联络了对方。与此同时,廖望也去和周明雅见面,向她了解具体情况,没想到竟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两个年轻人非常符合当下的闪婚闪离,对待婚姻没有敬畏之心,甚至从未给予对方足够的信任尊重。女方怀疑男方出轨,而男方实则瞒着女方与朋友玩游戏,所以才产生了误会。蒋家栋已不在乎离婚与否,只想参加节目露脸增加名气,杨光正是利用他的这个心思,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 第3集

因为廖望未经告知便接下周明雅的离婚案,陈文燕与她在办公室里大吵一架,争执声引来了主任关庆年。在了解事情来龙去脉后,关庆年劝说陈文燕多给年轻人机会,不必过于斤斤计较,果然陈文燕一改态度,不再追究廖望的行为。杨光受李恒基委托,便将牛志玲带来见他,任由两人在餐桌上斗嘴,自己则是埋头干饭。尽管李恒基和牛志玲已经离婚,可是彼此之间还是藕断丝连,主要是牛妈妈全然不知离婚的消息,依然将李恒基当成自家女婿。也正因如此,李恒基拿出一张各类维修的收据单,故意让牛志玲用现金还钱,而牛志玲没有多余现金,最后还欠了三百块钱。这顿饭吃得不欢而散,杨光在回去路上分析现代年轻夫妻的离婚原因,实则是暗示牛志玲认真考虑自己的婚姻,奈何牛志玲不以为然,叮嘱杨光过几天和她去见四十一度的方蔼。苏箐箐回家陪着姥姥和妈妈吃饭,得知张文回来要房子的事情,本想安慰杨老太太几句,结果引起对方的不快。此时罗修打电话让苏箐箐去他的住处,指责苏箐箐未经同意就擅自打扫房间,导致许多东西都找不到。所以在罗修的要求下,苏箐箐只好将东西都挨个摆回原位。这天杨光带着丁宁去周明雅的公司,邀请她参加节目,但是遭到拒绝。周明雅看穿蒋家栋的心思,无非是想在电视上亮个相,便于他为网红梦打下粉丝基础,而杨光故意激怒周明雅,仅用几句话让她改变主意,果断听从了杨光的建议。如今事情已经解决,又有一桩麻烦出现,廖望气愤杨光偷看她的案子,于是拦在车前不让离开。杨光不置可否,觉得周明雅作为当事人,有权利可以选择其他解决方法,不一定非要走法律途径,因此他和廖望正式公平竞争,且看周明雅的最终选择。虽然廖望也跟杨光约法三章,可她还是气不过,回家向老爹埋怨一通,大吐苦水。廖父建议女儿行走社会,必须要改一改脾气,如果没有办法好好沟通,也可以尝试利用女孩子的先天优势,激发对方的同情心,如此才能保持双方心平气和地坐下来交谈。李恒基在奠基仪式现场看到小女孩安安,由于之前拍摄过宣传照,对她有了深刻的印象。考虑到天气太冷的缘故,李恒基命人结算工钱,让那些准备上台献花的小孩先回家,而安安母亲是个比较物质的虚荣女人,经常利用女儿跑商演赚钱。处于对孩子的喜欢,李恒基通知安安母亲到自己的公司上班,并且让她和安安住进公司附近的房子里,确保安安能够专心上学。安安母亲为此欣喜万分,下承诺定会好好工作,而她在离开之时,却是露出不易察觉的得逞笑容。在老爹的建议下,廖望主动来电视台找杨光,想要跟他商量周明雅和蒋家栋的案子。怎知杨光明确表示这对小夫妻准备要来节目,不愿与廖望多费口舌,气得廖望立马变了嘴脸,嘲讽他没人味,这让旁边的丁宁忍不住偷笑。牛志玲专门邀请方蔼共进午餐,也是为了引荐杨光给她认识,毕竟以杨光的年纪和成绩,的确在电视台里很吃亏。然而杨光姗姗来迟,方蔼对他印象好感降低不少,言语之中也是极其刻薄,直言他这种中年男人本来就不如小鲜肉吃香,应该适当顺应潮流,而非像现在毫无危机感。

  • 第4集

为了能够全方面打造杨光,牛志玲可谓是下了血本,不仅设宴款待老熟人方蔼,甚至邀请了知名摄影师罗修。而杨光对他早有耳闻,尤其是罗修高冷毒舌的性格,瞬间能让气氛降至冰点。杨光先找个借口离席,怎知竟遇到表妹苏箐箐,两人还未聊上几句,罗修已经走了过来。考虑到罗修不喜欢靠关系走后门的人,所以苏箐箐佯装不认识杨光,随后便跟着罗修离开餐厅。罗修看到苏箐箐自带粉色头盔,忍不住笑了出来,索性动手帮她系好带子,这让苏箐箐内心小窃喜。由于公司近来销售不佳,资金回收困难,已经面临着严重的资金压力,李恒基知道传统房地产行业早已不吃香,迟早都要面临转型,而他也决定亲自去趟前沟村拜访马总。得知商业街附近新开了一家网红蛋糕店,李恒基想起前妻牛志玲喜欢吃甜品,于是便让助理小钱去帮他买一份。廖望主动找周明雅谈话,本来是要劝说她打消上节目的想法,可是周明雅拿不定主意,索性带着廖望来到电视台找杨光。到最后,杨光又将蒋家栋喊来,两方人面对面坐下来讲清楚,结果这对小夫妻一言不合又吵了起来。随着现场的火药味越来越重,廖望直接将矛头对准杨光,不相信他是发自真心要提供帮助,而是为了提高节目收视率所作出的效果。杨光反驳廖望是以律师立场来看待这段关系,明明属于私人感情矛盾,非要牵扯上法务问题。在杨光的引导下,周明雅和蒋家栋都坦白了真实想法,而他也表示两人之间的最大矛盾,原因在于彼此的社会角色骤然变化,难以适应从青涩稚嫩转变成熟的过程。正如他们大学毕业之后就结婚,没有过多的社会经验和人生阅历,伴随着生长环境导致的痛苦,也就逐渐加剧矛盾而摒弃包容。待蒋家栋离开以后,周明雅立马没了主意,廖望则建议她应该慎重考虑,实则也给不出更好的办法。杨光突然跟周明雅提及蒋家栋录制“追妻”短视频,很短时间之内积攒百万粉丝,都在等着她和蒋家栋的后续结果。所以传媒公司也希望能看到和解的一幕,届时邀请他们去做九零后小夫妻的代言人,并且还会安排一系列的综艺活动,同样也少不了各类商业代言。周明雅被杨光开出的条件所吸引,于是立马表态不考虑离婚,迫不及待地跑出去追蒋家栋。廖望并不赞同杨光的做法,认定用钱收买的婚姻维持不了太久,以后的伤害只会越来越大,结果与杨光的三观产生分歧。与此同时,关庆年为牛志玲带来财产分割清单,格外补充李恒基愿将所有房产以及现金归她,同样牛志玲也比较关心李恒基,便从清单里剔除一套房产留给对方。廖望在走廊遇到关庆年,于是向他询问为何前沟村律师名单没有自己。关庆年随便找来了个理由搪塞,反倒让廖望更加伤心难过,独自靠在墙边落泪,杨光见状于心不忍送上纸巾,没想到对方根本不领情。安安母亲知道小钱要去网红蛋糕店,非常殷勤地代为效劳,结果多买了几样回来,对着李恒基各种献媚,但是李恒基根本不吃这套,吩咐小钱将蛋糕送去给牛志玲。恰巧牛志玲从街道办接下了婆媳争产案,准备作为下一期的社会热点,这让杨光想到了自己家里的烦心事。通宵录制节目之前,杨光再次成为李恒基和牛志玲的调解员,可惜两人还是各种斗嘴。眼看着牛志玲挂断了视频,杨光主动向李恒基讨个人情,想让他将廖望补充进律师团名单里,结果李恒基笃定他是喜欢上对方。

  • 第5集

因有杨光从中帮忙的缘故,廖望正式加入律师团,跟随李恒基、关庆年等人赶赴前沟村考察。李恒基看向窗外沿路风景,不由感慨马科能够将如此贫瘠闭塞的村落建设到今日这等地步,确实是个值得尊敬的企业家,同样也是不可小觑的对手。趁着距离前沟村还有一段路程,关庆年让廖望先在车里多巩固下知识点,而廖望表示自己早已事先准备资料,完全可以一字不落地背出来,完全没有料到关庆年的真正用意。直到她下车遇见马科,这才发现传闻中大名鼎鼎的乡镇企业家,居然就是自己的高中同学兼追求者马全福。由于今天需要拍摄照片,所以杨光通宵录制完节目,根本来不及休息,还得出发去罗修工作室。此时工作室内来了几位母亲,以及一群不懂事的熊孩子,苏箐箐又要给家长们端茶倒水,还得帮忙看着孩子不要乱跑。果然不到片刻工夫,工作室已是乱七八糟,罗修忍着脾气继续拍照,等他发现小孩打坏了单反镜头,瞬间大发雷霆,命令苏箐箐将所有人赶出去,说完便转身上楼。女家长们围着 苏箐箐争吵不休,毫无素质地骂骂咧咧,幸亏在关键时刻,杨光出面帮忙解围,总算是平息了这场风波。正是碍于杨光屡次三番出现在苏箐箐身边,逐渐引起了罗修的注意,便将他当成自己的潜在情敌,以至于接下来的拍摄过程非常不顺利,就连丁宁也都能看出罗修的敌意。眼看到了午休,苏箐箐专门为两人端来咖啡,但是罗修不满她对杨光热情,气得直接夺门而出。杨光点了外卖到工作室,与表妹吃饭时,对于罗修本人进行一番评头论足。尽管罗修业务能力非常出色,可他情绪管理实在太差,毕竟在这个社会上立足,绝非是光靠才华,情商同样很重要。只不过苏箐箐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完全不在意这一点,她从大学时期就梦想能在罗修身边工作,如今愿望达成便不会要求太多。马科非常殷勤地邀请廖望等人到家里,而李恒基则带着助理去村里逛了逛,又发现当地井水有问题。奈何还没等他仔细研究,忽然有位老大爷从远处跑来,明知他们是村委会的贵客,依旧是态度恶劣,表现行为极其反常。本来牛志玲是想推荐杨光去四十一度栏目,可惜杨光没能把握住机会,反倒得罪了罗修和方蔼。虽然小两口离婚案的收视率有明显提高,可是远远达不到赵立的流量,最终台里宣布要将赵立的节目调入黄金档。尽管在大会上,牛志玲与台里据理力争,终究是胳膊拧不过大腿,杨光知道这个消息并不惊讶,于是申请第二天复播节目,确保家庭主妇能够成为这档节目的忠实观众。至于东湖街道的婆媳争产案,杨光思前想后还是决定接下来,通过了解得知儿媳妇万春梅自从嫁入梁家,经常与婆婆梁老太吵架,儿子梁大河无法处理婆媳之间的矛盾,索性南下打工,结果在一次事故中去世。当初梁大河经常与工友埋怨媳妇万春梅,认为她根本靠不住,所以在他发生意外后,名下所有抚恤金以及孩子梁林林都留给了梁老太。如今万春梅是要争回这份遗产,杨光决定带着丁宁去趟街道办,没想到廖望偷看了他的行程记录,早在半个小时前成为万春梅的代理律师,显然是要与杨光对着干,为报上次周明雅和蒋家栋的事情。

  • 第6集

廖望以万春梅的代理律师,直截了当地告知关于财产分割权利,以及梁大河的生前遗嘱是否具有法律效力。而万春梅也趁此向众人控诉梁老太恶意污蔑自己清誉,在外界到处编排她迟早会改嫁,但是梁老太全然没有意识到错误,坚持认为儿媳妇不可靠。眼看着婆媳之间的矛盾越演越烈,杨光只好先行结束谈话,并且通知丁宁给他准备好此案的全部资料,势必要与廖望争个胜负。当天晚上回到家里,杨光查看了丁宁发来的邮件,以及梁老太和万春梅的视频内容,看到后面不由想起奶奶和母亲之间的积怨。李恒基陪着牛志玲来到岳母家,考虑没有公开离婚的消息,还得继续扮演着恩爱夫妻。牛妈妈觉得自己年纪已大,所以想要搬去和两人同住,李恒基自然是非常高兴,反倒是牛志玲有些不太情愿。这天廖望与爸妈吃饭时,光顾着念叨工作上的事情,丝毫未曾留意到母亲的异样。廖母思来想去,还是以去医院检查为由,暂且与廖父分居。与此同时,杨光吃过饭后来到老宅探望奶奶和姑姑,难免还得继续听奶奶在他耳边絮叨,一番斥责抱怨声中,不难发现姑姑为家里付出许多,因为是个女娃的缘故,过早辍学打工补贴家用,甚至是供杨父读大学。杨光向姑姑打听当年买房的事情,得知这套房款是杨父和张文共同承担,就算没有生前的遗嘱,张文照样可以拥有一半产权。然而张文已经再婚,并且又生了孩子,杨老太太本就不待见这个儿媳,如今更是扬言,只要她活着一日,绝不会让对方夺走房子。没过几天,李恒基跑来找牛志玲,总算是小计谋得逞,之前牛志玲打包的行李,他也是原封未动地带了回来。牛志玲得知杨光愿意接手婆媳争产案,居然是为了要与廖望争个高低,只能感慨是一物降一物,叮嘱他们必须要将这件事办的漂亮,否则很难再撼动赵立的地位。怎知赵立在暗地里搞事情,派人跟万春梅透露杨光的身世,也因为杨光是奶奶从小抚养长大,万春梅觉得他会格外偏向梁老太,所以不肯再去街道与节目组见面。案子没有办法进行,杨光干脆去找廖望,表示自己愿意和张文见面,请她从中安排。虽然廖望想不通杨光为何会改变主意,却还是帮他联系了张文,选在一处较为僻静的郊外茶馆。杨光按照地址开车前去赴约,临走时交代丁宁务必要拖住万春梅,并且以她的立场阐述观点,尽可能地表达出想要帮助她的真诚。新媒体达人蓝雪来到罗修工作室拍照,人也从最初小网红变成坐拥千万粉丝的大博主,即便是方蔼也要卖她几分薄面,以免在网上乱写一通。蓝雪随着名气上涨,人也开始爱耍大牌,各种使唤苏箐箐,不过都被苏箐箐忍受了下来。而在另一边,杨光全副武装地来到茶馆,坐在不远处观察廖望,等了半天总算是看到母亲张文的出现。也就是在今天,廖望才知道张文与杨光是母子关系,但是张文为了保护儿子的隐私,之前始终没有对外界公开。其实张文从未料想过儿子愿意见自己,毕竟她很了解杨老太太,做好了要上法庭打官司的准备。

  • 第7集

等了半天迟迟不见杨光出现,廖望正要给他打电话,忽然想到之前种种奇怪表现,这才恍然大悟,意识到自己上当,于是便急忙向张文辞行,坐车赶回东湖街道处。果然杨光继续以三寸不烂之舌,劝说万春梅应当设身处地为儿子梁林林考虑。正当万春梅迟疑之际,廖望从门外进来大骂杨光,留下了来回报销的车票,随后带着万春梅离开。杨光不仅挨了骂,车子也被交警开罚单,晚上回到家便将车费钱发给廖望,看着对方带着怨气的回复,心情逐渐有些好转。牛志玲在家里收拾好给老人居住的房间,怎知牛妈妈竟突然去了她的卧室,紧接又在更衣室四处打量,好奇女婿的衣服为何都是皱皱巴巴。事实上,牛妈妈总觉得夫妻俩有事瞒着自己,况且她搬来之后,女婿李恒基居然去了前沟村,难免会多心,不过在牛志玲的解释下,慢慢打消了疑虑。因为廖望从中介入,导致婆媳争产案变得越发复杂困难,杨光已然感觉到身心疲惫。牛志玲叮嘱杨光务必要将案子做好,绝不可再像以前耍小孩子脾气,而此时苏青青急匆匆跑来,表示蓝雪在网上诬陷罗修性骚扰。事情起因源于蓝雪耍大牌,并且在镜头前化浓妆,已然引起罗修的不满,要求她立马卸掉浓妆。毕竟此次拍摄主题是西部扶贫,尤其还是经过统一策划,所以罗修绝不可能因为她一个人,影响了整体风格。也正因如此,罗修戳穿蓝雪整容的事实,从而得罪对方,才有了后来发生的事情。苏箐箐坚称罗修为人端正,尽管有时候脾气不好,可他从来不曾做过越轨的事情。如今罗修已经变得颓废气馁,丝毫没有为自己辩解的想法,所以苏箐箐才来找杨光和牛志玲商量办法。廖望接到老妈的电话,得知她已办好住院手续,偏偏此时电话里传来陌生男人的声音,喊着老妈的爱称,令她突然愣住。廖母故作镇定地表示有医生来查房,于是便挂了电话,廖望觉得不对劲,主动给父亲打电话闲聊了几句,她出于职业的敏锐,实在是不愿去面对心底的答案。杨光认为是否继续追究真假变得毫无意义,舆论导向已经产生非常不利的影响,只能尽快想办法寻找可靠律师恢复清誉,牛志玲想到了廖望,答应会帮苏箐箐解决眼下麻烦。至于杨光则听闻万春梅要从梁家搬走,立马跟着丁宁跑去查看情况。而在另一边,廖望也接到万春梅的电话,奈何路边不好打车,索性搭乘送货三轮车,即便速度不如汽车,可终究还是顺利地抵达了梁家,恰巧在楼下遇到杨光和丁宁。两人依旧是见面就斗嘴,争先抢后地上楼。等到了梁家后,发现万春梅和梁母已是闹成一团,梁母当场控诉儿媳妇动手打婆婆,万春梅则是哭着反驳否认。丁宁在家门口发现梁林林的作业本,上面贴着杂志字体拼凑的绑架内容,杨光和廖望冷静分析了情况,觉得事出有因,便让丁宁在家里陪着婆媳俩,而他们则出去找孩子。考虑到当务之急是要先找到梁林林,所以廖望与杨光暂且放下恩怨,最终将目标锁定在附近的一家废弃工厂。廖望穿着高跟鞋不便行走在废墟上,杨光索性牵着她的手,循着声音在工厂内发现梁林林。

  • 第8集

梁林林的逆反心理相当强烈,死活不肯跟杨光他们回家。杨光让廖望先去给万春梅报个平安,而他则耐心开导梁林林,希望孩子能够明白离家出走不是唯一解决办法。在杨光的保证下,梁林林总算是放下戒心,不再像之前那么坚持。牛志玲主动联系方蔼,询问关于罗修的情况,由于其他法务都很排斥接手这个案子,所以方蔼也跟着犯愁。幸好这次牛志玲表明要为罗修找律师,而且对方正是关氏律所的人,方蔼自然是喜不胜收,一再感谢牛志玲出手相助。与方蔼聊完电话后,牛志玲亲自去了趟关氏律所,顺便向陈文燕询问廖望为人如何,是否单身,结果引起陈文燕的误会,误以为廖望是当了李恒基的小三,如今正室找上门。毕竟牛志玲气场较为强大,陈玉燕知道她绝不是个好惹的人,只能在心里默默给廖望点蜡。关庆年得知牛志玲在办公室里,立马过去接待,同时又让人将廖望找来。通过牛志玲的简单描述,廖望知道她是想让自己给罗修做代理律师,但是当场明确拒绝,表示她实在做不了这个案子。因为不仅是廖望没办法做,换作任何一个律师,都有可能觉得棘手,而且还容易给律所带来不好的声誉影响。但是管关庆年认为现代法律精神讲究疑罪从无,不管他是谁都应该享受被辩护的权利,从法律层面上来讲,对和错是有明显区分,就算罗修真的有罪,也要按照律师角度为他争取程序正义。而在另一边,杨光约李恒基在餐吧见面,跟他大致讲述了梁家婆媳的情况,实在不理解梁大河都已经去世,婆婆和儿媳妇还在一直斗,甚至是越演越烈,直接将孩子当成炮灰。李恒基看出杨光是有代入感,提醒他要分清楚两家事情的不同之处,之后又觉得杨光对廖望态度明显不同,所以想要撮合两人。牛志玲看出廖望的迟疑,于是让关庆年给她俩单独谈话的空间,而廖望也直言不讳地说明缘由,同时有一部分原因在于杨光,实在是不愿与这个人有任何交集。正因如此,牛志玲主动讲起杨光的往事,希望能得到廖望的理解,同时也透露律师团名额是杨光为她争取,这让她感到很是意外。小钱在餐吧外面看到老板让员工往下水道倒垃圾,于是出面阻拦指责,本来老板态度极其嚣张,可当他得知对方是志恒地产,气焰立马消失,非常为难地表示自己是迫于无奈。看到老板主动道歉的态度,李恒基也不予追究,只不过这顿饭是彻底没了胃口。自从牛妈妈搬了过来,好几天都没有见到女婿李恒基,所以催促女儿让李恒基赶紧回来,一家人无论多忙都要有时间吃饭。牛志玲思前想后,还是决定给杨光打了电话,借此机会提醒李恒基该找个机会回家陪老人吃饭。通过与牛志玲的谈话,廖望的感受匪浅,随后去医院找母亲聊天,又带着试探性的话语,暗示她是不会离开自己。廖母听出话里的意思,情绪非常复杂,反观廖望要出去买饭时,竟发现马科让人送了不少外卖,而他也打来电话表达对于廖母的关心。丁宁收到消息,得知廖望要带万春梅来台里调解,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毕竟她之前与杨光斗得你死我活,为何会突然做出这个决定。随着话音刚落,廖望和万春梅已来到门口,而杨光也找来了梁老太,开始发挥主持人的专业素养,负责为婆媳俩进行调解。

  • 第9集

其实早在此之前,杨光已经了解到梁大河生前提出要带母亲去看病,然而梁老太立马否决,唯恐给家里增添经济负担。所以在杨光看来,尽管万春梅总在控诉婆婆,可是她对家里的付出至少是有目共睹。趁着今天这个机会,婆媳二人总算是彻底发泄了怨气,互相指责一番后,又开始反思自己的过错。杨光一再强调无论是梁大河,亦或是梁林林,都已经成为婆媳之间争夺的物品,倘若这个死扣始终无法解开,想必梁林林离家出走迟早会是一个悲剧的开始。在杨光的引导下,梁老太透露年轻时遭丈夫家暴,整日承受恶婆婆的羞辱谩骂,可如今媳妇熬成婆婆,反而变成自己最厌恶的人。梁老太希望能将外孙要回来,但是却惹怒了万春梅,再次爆发争吵。廖望见状便将万春梅带到走廊处,尽可能地安抚她的情绪,而杨光也有了一个新的思路,在得到廖望的支持后,继续为这对婆媳进行调解。果然万春梅听过杨光的分析,总算是放下过去的芥蒂,终于愿意和梁老太冰释前嫌。待婆媳二人走后,廖望对杨光有很大改观,发现他原来并非是个草包。因为廖望的这句话,杨光内心窃喜,主动追了出去,好奇她真实想法,而廖望认为杨光在方才的处理上非常得体,确实是个合格的主持人。自从蓝雪在网上污蔑罗修,令他整天待在工作室里,脾气也越来越大,幸好廖望遵守约定,主动去帮他处理眼下的麻烦,成为对方真正的代理律师。反观杨光又回到老宅,试图向姑姑了解母亲的过去,奈何杨老太太对张文的评价依旧如此,每次提及她都会带着埋怨语气。牛志玲主动打电话给李恒基,催促他早点回家吃饭。此时小钱过来汇报工作,证实前沟村附近所有化工厂违规排污,都是使用打井的方式往地下水层排污。由于小钱无法单独进入前沟村,于是到隔壁村打听,才知道所有打井队都去甘肃找活,说明马科心思相当缜密。在一切没有定论之前,李恒基都觉得马科是个优秀的企业家,而他也不急于现在寻找答案,眼下是要回家陪前妻和岳母吃饭。临走之时,安安母亲送给李恒基甜点,声称是安安亲手制作,李恒基不好意思推辞,索性收了下来。本来杨光已经下班,可突然又返回电视台加班,牛志玲觉得不可思议,于是专门去找他聊了会天,顺便提及梁老太与万春梅的案子,觉得这里面有许多法律上的问题,或许可以在节目里安排一位法律顾问。牛志玲觉得杨光身边需要多个搭档,不至于让他太孤独,怎知杨光竟果断拒绝,尤其是知道牛志玲的真正用意,强烈反对与廖望合作。而作为老大姐的牛志玲,还是忍不住提醒杨光应该好好考虑,说完便转身离开。这天李恒基回到家时,牛志玲早已陪着老妈在客厅里,并且亲自下厨做饭。正因牛志玲从未做过饭,难免有些手忙脚乱,李恒基进厨房帮忙,反倒被对方呵斥。一番漫长操作过后,总算是端出几样家常菜,可惜牛志玲手艺不佳,味道相当奇怪。当晚牛妈妈给夫妻俩做了甜汤,李恒基在岳母面前和牛志玲秀恩爱,亲手喂她吃东西,看起来羡煞旁人。

  • 第10集

一名男子因在电视台里偷拍视频,以至于被保安逮个正着,杨光得知对方已将视频删得干干净净,便让保安放人。怎料赵立突然出现,当场指责杨光装善良,令他下不来台,也同时引起周围同事的八卦议论。为了避免牛妈妈察觉到异样,牛志玲只好与李恒基同房共处,但是根本不愿让他上床。正巧此时,牛妈妈以各种理由来敲房门,实则观察夫妻俩是否真的睡在一张床上,而李恒基则是装得非常自然,反倒是牛志玲各种不自在。苏箐箐发现工作室又乱得不成样子,于是重新收拾了起来,罗修看到苏青青手机里的照片,才知道她居然是根据照片进行布置。罗修觉得苏箐箐的构图审美略差,所以愿意教他,苏箐箐喜不胜收。第二天早上,杨光发现上次那名偷拍视频的男子来找自己,不仅自报身份叫做周翔,同时又给他展示了一段视频,里面正是赵立嘉宾在后台聊天的画面。通过这段视频可以知道赵立节目的嘉宾和观众,基本都是他自己挑选的人按照剧本进行扮演,若是传出去必然造成不好影响。但是杨光并不支持视频传出,只是好奇周翔为何想要上赵立的节目,结果询问过后才知他是想要为父亲老周报名。原来老周在广场舞结识了马大娘,两人一来二去也就互相熟识,到最后越走越近,作为儿子的周翔自然是希望父亲能在晚年找个伴,奈何老周根本没有结婚的打算。现如今,老周还有一套房子,为了能让马大娘住进来,便将租客赶走,损失了两个月的租金。而马大娘住进来之后,老周却始终不提结婚的事情,以至于令周翔产生上节目催婚的想法。杨光知道了周翔的情况,于是答应接下这个案子,只因周家父子的故事让他想起父亲。反倒在杨光看来,老年人再婚以后的赡养问题,始终是社会上比较关注的热点,他也想要将这个案子做好。牛志玲非常明白杨光打定主意决不放弃,于是只好答应,同时告知廖望已经成为罗修的代理律师。可杨光觉得廖望是个暴脾气,根本不同意让她处理这件事情,其实从某种角度考虑,她也是担心廖望和苏箐箐,唯恐案子没有解决反遭连累。与此同时,廖望仔细观看了蓝雪的视频,表示当务之急是舆论一边倒,所以应该尽快平息风波,于是建议罗修这边的团队应该先去找蓝雪沟通,尽量以和解的方式结束。罗修坚决不肯和解,表示自己从来都没有错,与其让他跟蓝雪示好聊天,还不如干脆将牢底坐穿。丁宁跟着杨光去找老周,通过邻里街坊得知马大娘和老周之间没有任何事,一时之间搞不懂究竟发生了何事。此时马大娘的儿子拎着东西来找老周,无非是催促他和马大娘尽快领证结婚,毕竟两人都已经住在一起,传出去名声不好。针对于这件事情,老周没有立马给予答复,只是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等到马大娘儿子离开后,他拨通电话安慰别人。丁宁和杨光躲在旁边偷看,觉得案子背后有隐情,杨光趁着下班去了罗修工作室,苏箐箐看到他很是高兴。殊不知,她和杨光有说有笑,在廖望眼里变得格外刺眼,误会了两人之间的关系,对着杨光没有好脸色。

猜你喜欢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爬虫 - 网站地图

© 2022 www.haokan-dy.com Them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