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好看电影,在线电影

  • 视频
  • 文章
  • 演员
  • 角色
用户登录关闭
账号
密码
对手2021对手20210播放对手2021 更新至6集

对手2021

扫描二维码打开

在温暖与残酷之间游走,在现实与理想间对决。哭泣者心有余温,狂奔者手捧玫瑰,感恩者上下求索——所有人都在寻找自己的对手。

  • 第1集

位于厦州地段的老城区市场,通常是最为鱼龙混杂的地方,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多数是本地人操着闽南语和店家讨价还价,琳琅满目的货品也会吸引各地游客光顾。然而往往最热闹的时段,经常会悄无声息地屏蔽了潜在危险,这也是许多扒手都能作案成功的主要原因。可唯独有一个人,意外将手伸进警察的裤兜,等他看到钱包上的警员照片以及证明,这才意识到情况不妙。正当小偷将钱包丢进垃圾桶,准备离开之时,怎料失主李唐突然追过来,直接用扎带将他绑在电线杆上。昏暗污浊的出租屋内,到处弥漫着灰白雾朦,黑哥刚吸完毒产生幻觉,误将李唐当成身材火辣的美女。直到幻觉渐渐消失,一身警察装扮映入眼帘,顿时有了恐慌,踉跄起身又摔倒。李唐将黑哥吊了起来,威胁他交代幺鸡的下落,同时也在他家找到一根左手断指。早在一天之前,幺鸡的手下钟耀光在棋牌室遭人袭击,警方到达现场后,受害者和凶手都已失踪,现场除了留下一段监控画面,便只剩下那根断指以及脚印。起初黑哥还在各种狡辩,可当李唐拉紧绳子,逼得他不得不如实交代,承认幺鸡欠了高利贷三百万,而他也仅负责断手指,其他事情一概不知。黑哥在这件事上没有谎报,同时也看出李唐根本不是警察,质疑他真正的身份。结束完谈话,李唐独自来到无人公厕,以极快速度换掉警服,并用手机搜索附近能够解决断指失血的诊所,仔细琢磨一番,最终选定为棋牌室较近的三甲医院,随后乘着出租车前往厦州大学附属。而在另一边,戏院里正上演着三岔口,表演到精彩地方,观众们掌声激烈。两个男人趁机来到洗手间交接,眼镜男表示大陆间谍屡次被抓,彻底引起老板的不满,所以决定要经常更换见面地点,并且交给对方一部用于单独联系的手机。魏强拿到手机后,不动声色地离开戏院,次日则将手机上交给国安局二处处长汪阳,这里面有着部分潜伏人员的代号。到了下班时间,李唐捎带些调料回家,对于妻子丁美兮给学生补课的情况,早就习以为常,直接走进厨房忙活着晚饭。福泉进出口公司科长火传鲁来接儿子下课,以感谢为由递给丁美兮补课费,里面藏了一张房卡。当天夜里,丁美兮和李唐针对于幺鸡的事情进行分析,两人以夫妻身份在厦州潜伏多年,本以为就是个短期任务,谁承想,这一待便是十八年。丁美兮为此有些感慨,不知道是否还有机会回去,但是李唐心里清楚,所谓间谍就是风筝,线头在海的对岸,关键在于揪线人如何操作。为了能够找到钟耀光,李唐专门守在大巴车站外面,猜测钟耀光极有可能会连夜坐车回老家,只有抓住钟耀光才能知道幺鸡下落,不会断掉与老家的联系。正如李唐所料,钟耀光果然出现在车站门口,一番追逐打斗,幸好李唐穿着防弹衣,没有受伤严重,可惜也没能问出有用信息。反观丁美兮精心打扮,喷了香水去见火传鲁,刚走进酒店房间就被对方紧紧抱住。丁美兮一再强调自己是老师,所以当两人在床上亲热时,她用手机将过程录制成视频。待激情过后,丁美兮离开酒店,一边往家走一边刷牙,极其厌恶火传鲁留下的味道。随着国安局专案组正式成立,林志峰作为新成员加入,不仅见到了组长魏强和组员杨晨,也在他们面前展现了自己超强的判断能力。由于组内还需其他人员的补充,汪阳向李副局长申请调个人,而此人正是潜伏在老城区大排档的段迎九。因为工作身份的缘故,段迎九实在没办法顾忌家庭,导致她与丈夫陈华的婚姻出现问题,分居多年,终究到了离婚的地步。几天之后,段迎九被国安局带回调查,实则是恢复身份。段迎九主要负责调查海外间谍,她让汪阳多给自己加派人手,以便于将作假身份证的人捞出来。李唐在打斗时伤到牙齿,来到牙科诊所修补,因为价格问题只好作罢。现如今,李唐全身心都投入寻找幺鸡,决定调取全市出租车监控。与此同时,段迎九改头换面,穿着一身制服来到重案组主持工作。

  • 第2集

李唐调取出租车监控视频,很快发现幺鸡的身影,至于他下车后去了何处,也便不得而知。代替幺鸡的新上线林彧主动与李唐联系,提醒他要未雨绸缪,另外将暂停运营的牌子支起来,具体见面地点定在湖中区店前社的西西小镇生活超市。而在另一边,李小满去教室发现有人匿名送鲜花,同学们见状纷纷起哄,却令她感到极其不适,当场将鲜花丢进垃圾桶。反观火传鲁尝到上次的甜头,还想与丁美兮保持这段关系,结果遭到丁美兮的威胁,警告他不要再继续纠缠,否则会将两人的亲密视频发布到单位。当天下午,李唐以看牙医为由请假,根据林彧的指引来到超市,穿过层层走廊进入网吧,打开对方事先准备的储物柜,发现里面放着一个U盘,附带一张名片。林彧让李唐按照名片地址送去U盘,也不管他接下来的问题,直接挂断电话。丁美兮得知此事后,忍不住发起牢骚,十几年如一日地干着危险的间谍工作,然而生活却过得一地鸡毛,他们就像是飘荡在厦州的浪子,永远都没办法在此扎根,找不到半点归属感。李唐默默忍受着丁美兮的埋怨,毕竟他已没有回头路,除了听从指令完成任务以外,再也无计可施。随着全市受到台风影响,国际机场航班已经停止运行,许多商铺也都早早打烊。一位客人与老板发生争执,最终突发脑溢血身亡,警方在他身上找到U盘,里面存有大量核电站照片,是以各种偷窥视角拍摄。正因如此,U盘被移交到段迎九所在的专案组,而接下来的调查中,发现死者身份造假,证实其为间谍,倘若不是碍于台风的缘故,恐怕这些核电站照片早已送出海外。段迎九让凌志峰调查死者生前所接触的人,以及去过的地方。李唐吃完晚饭准备回家,怎料一个男人突然坐进车里,当他意识到此人便是林彧,立马将行车摄像关闭。林彧是李唐和丁美兮的上线,以后所有任务都由他发号施令,李唐想要申请涨经费,毕竟自己还有妻女要养,就连补牙的钱都舍不得花。虽然林彧理解李唐的生活困难,可他现在也无能为力,因为幺鸡将组织存在厦州的部分经费带走,这才是主要原因。如今关键是尽快找到幺鸡,倘若他要是落在国安的手里,恐怕所有人都会没命。魏强等人查到死者生前经常会去一家酒吧,从来不带任何人,最令大家感到疑惑的,便是在死者去洗手间后,有一个可疑男人也去了洗手间,只要进入监控范围,视频画面就会被干扰。段迎九料定此人还会再出现,于是让林志峰随时盯着酒吧的情况。与此同时,男人从家里出来,穿上长袖机车服来到酒吧,引起了林志峰的注意。林志峰故意将就洒在男人身上,察觉到不对劲,立马向段迎九汇报情况。专案组的纳兰和哪吒假扮情侣,趁机排查重型机车,不动声色地观察着男人,其他人则分批次跟踪对方,奈何还是跟丢。段迎九在马路边发现摩托车压过泥土的痕迹,沿路寻去,找到了一家修车厂,果然在里面发现那辆重型机车,同时从垃圾桶里发现超市发票。丁美兮看到女儿吃饭时戴着耳机,气得她厉声斥责。然而李小满趁着丁美兮去接电话,赶紧收拾好书包出门找二冬,叮嘱舅舅丁晓禾要为自己打掩护,等到丁美兮挂断电话,发现李小满早已离开。次日,魏强故意在马路上制造车祸,导致男人不得不停下,专案组其他人见状冲了上去将他制服,随后带回审讯室。在接受审讯时,男人对任何问题都拒不回答,段迎九发现他全程搓着手,表现得非常紧张,料定这就是个小角色。此时丁美兮给陈星家长打电话,接电话之人正是段迎九。由于段迎九没时间去学校,所以当她听说老师打不通孩子父亲电话,便解释孩子父亲应该帮人理疗,过一段时间再给他打过去。

  • 第3集

由于男人迟迟不肯开口,所有人都对此束手无策,最后还是段迎九亲自审讯,逐渐突破对方的心理防线,本以为能抓到一条大鱼,奈何他就是专门负责跑腿。汪阳知道段迎九有些失落,于是便将一摞境外间谍名单交给她,也让她了解到有关于凤凰这个代号。李唐想到用寻人启事的方法联系幺鸡,果然几天之后,他回家里看到幺鸡留给自己的藏身地址。当天晚上,电视台播报有关钟耀光溺水身亡的新闻,这个消息令李唐陷入疑惑,想不通钟耀辉究竟知道多少内幕,才会惨遭幺鸡毒手。反观丁美兮越发感到不安,尤其得知幺鸡来过自己家,唯恐会祸及孩子。李唐安慰丁美兮,承诺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们母女,决定明天去见幺鸡。而在他之前,似乎有人先一步找到了幺鸡。专案组成员们正在吃夜宵,段迎九忽然受到启发,于是吩咐大家调取幺鸡档案,查找他失踪之前的所有外卖订单以及饭馆。通过翻查电话记录对比订单,段迎九发现幺鸡对韭菜馅的饺子情有独钟,每次点餐都会搭配骨头汤外加一份海带丝。有了这条线索,专案组成员各自分工,在地图上标出相关的饺子分店,再确认外卖员最远可送达的距离,结合饺子不能变凉的时间,逐一进行确认,从而锁定了幺鸡最有可能藏匿的地方。而在另一边,李唐来到幺鸡留下的地址,那是一处比较破旧的老楼,住户不算很多,甚至显得空旷阴冷。幺鸡早已料到李唐会来,所以对于他的出现毫不意外,从容淡定地煮好饺子,有一搭无一搭地闲谈。幺鸡刻意忽略李唐的问题,不断确认两人的相识时间,可这一切对李唐来讲,根本毫无意义。李唐察觉到幺鸡可能遇到很大的麻烦,所以想要帮他解决,怎料幺鸡事先在饺子里馋了毒药,决意寻死。临终之前,幺鸡叮嘱李唐不要打听太多事情,以免招惹祸端,并且他准确地念出了两人相识的时间,远比李唐还要重视这段友情。说完这些话,幺鸡已没了气息,李唐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尽可能地保持冷静,用毛巾将现场指纹痕迹擦净,避免留下线索。段迎九带着警方匆忙赶了过来,结果闹了一场乌龙,恰巧此时汪洋打来电话,告知他们忽略了重要的细节,所以幺鸡真正的藏身之所是在前一栋楼的二零一号。等到段迎九等人来到幺鸡的住处,发现房间里只有幺鸡的尸体,李唐早已悄然从后门溜走。丁美兮去银行购买保险,但她又觉得合同漏洞很大,干脆找借口离开。怎知刚走出门口,丁美兮看到林彧站在对面,忍不住冲上去抱住对方。时隔多年故人重逢,丁美兮也未曾想过林彧会是她和李唐的上线,一时百感交集,逐渐陷入到过往的回忆。当年丁美兮和林彧都是境外选拔的优秀间谍,私下里也是一对恋人,他们来到厦州与李唐会合,并且都有各自的代号。三人组成搭档,主要任务是将黄德铭从医院带出境外,而此人乃是导弹发动技术专家,拥有上校军衔,也是境外组织想要收买的目标。本来今年黄德铭是要回乡祭祖,偏巧哮喘病发作,导致行程滞留,入住厦州医院接受治疗。丁美兮故意诱发哮喘,且在林彧的配合下来到医院,至于李唐则在门外接应。计划进行到一半时,医院突然收到消息要给黄德铭转至北京,眼看着他在警方保护下坐车离开,李唐干脆豁出去,启动救护车撞了过去。

  • 第4集

李唐为了阻止黄德铭离开,所以才会故意制造车祸,同时撇开自身嫌疑。丁美兮和林彧趁乱登上黄德铭所在的救护车,以护士、医生的身份对其进行转移,岂料竟遇到另外一伙势力的东北间谍宝平。一番搏斗过后,丁美兮还是没能保住黄德铭的性命,三人任务失败,于是便将宝平绑回住处,通过种种线索推测他是哈尔滨人,至于为哪国刺探情报,也就不得而知。现如今,外面早已发布通缉,李唐等人无法出去,也只能坐等着接送他们的船只。林彧对宝平实施暴力,妄图让他交代来历和计划,奈何此人嘴巴很严,就算被打掉了几颗牙,始终不肯透露半点消息。李唐制止了林彧的行为,由他负责看守宝平,怎知宝平趁着上厕所的功夫,用刀片隔开捆绑的绳索。关键时刻,林彧从身后袭击宝平,将其打晕。反倒是李唐与宝平打斗时,意外受伤,丁美兮亲自为他包扎伤口。在此过程中,李唐看到丁美兮脖颈的吻痕,不禁有些吃醋,当即起身离开。原本组织会派船来接三人,奈何船只迟迟未到,甚至无法与上线取得联系。到了后半夜,丁美兮艰难从地上爬起来,急忙关掉煤气,叫醒了其他两人,至于宝平早已不在房间。根据丁美兮的说辞,她是被宝平打晕,完全不知后来发生何事。此时林彧接到上线的电话,通知他们到指定地点坐船离开,结果刚上船没多久,居然遇到巡逻的海警。林彧和李唐、丁美兮在躲避海警的过程中失散,自此音讯全无,起初丁美兮在李唐的陪同下,一直守在海边等待,到后来彻底失去希望。整整十八年,丁美兮再未收到任何有关林彧的消息,好不容易接受的现实,却因为他的出现而打破。丁美兮对林彧的感情很复杂,同样也不考虑死灰复燃亦或藕断丝连,所以尽可能保持决绝疏离,退还他送给自己的名牌包。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丁美兮发现女儿李小满有些不对劲,总是与男生秘密约会,为防止她过早恋爱或者犯错,于是决定坐下来好好交谈。李唐知道丁美兮的脾气,叮嘱她不可随便发火,没想到这对母女俩完全聊不下去,反而吵得不可开交。虽然李唐得知丁晓禾已经报考国家安全局,不由愣了下,很快又恢复正常,看似闲聊地跟他套话,并且将自己的西装借给他穿。当晚,李唐跟丁美兮出去吃饭,随口提及林彧的事情,听到妻子将名包退回去,内心有些窃喜。次日清早,李唐开车送丁晓禾去国安面试,途中又故意向他套话,奈何对方口风太严。与丁晓禾一同面试,不仅年龄相仿的男生黄海,还有对他苦苦纠缠的前女友朱慧。即便两人已经分手,可是朱慧还想挽回这段感情,丁晓禾懒得再搭理对方。丁美兮收到新的任务,需要接近正信科技的总工程师刘晓华,想办法在他办公室里安装窃听器。段迎九来学校向丁美兮了解黄老师的情况,非但没有问出个所以然,险些在儿子面前曝光身份。陈华母亲检查出癌症晚期,于是收拾行李准备回家陪老人,一再要求与段迎九谈离婚的事情。恰巧汪洋打来电话,陈华早已受够段迎九这种时时刻刻都被公务缠身,当即夺过电话,要求她必须今天把话讲清楚。段迎九谎称屋里太热,趁着陈华去拿毛巾,直接将卫生间门锁住,拿起电话就往外走。

  • 第5集

段迎九接到电话后,便立马回到国安局给新人面试,丁晓禾不确定自己是否面试合格,刚走出来就被朱慧围着问个不停,甚至八卦起段迎九的过去,据说曾经故意放走一个间谍,所以有段时间不在国安局工作。李唐调查到刘晓华的基本信息以及社交关系,发现他因人缘很差,在工作时遭受排挤,先后跳槽多家公司,六年前来到厦州。虽然此人技术能力较强,小有名气,可他脾气实在太差,平时喜欢在网上当键盘侠,经常和网友互掐。待核实完大概情况后,丁美兮打扮美艳地来到正信科技公司,凭借着出众的外貌吸引保安的注意,李唐则趁机以维修工的身份进入大楼,顺利找到刘晓华的办公室。为能保证李唐又足够时间安装窃听器,丁美兮编造了网友身份拦住刘晓华,要求他为之前的网络言论而道歉。两人争执不休,到最后刘晓华干脆不再搭理丁美兮,以至于李唐险些被发现。幸好李唐及时弄坏水管脱险,只不过这次任务失败,想要再进入办公室就会很难。丁美兮主动添加刘晓华的微信,邀请他单独吃饭,用美色诱惑对方。林彧过来提醒李唐在行动时务必保证安全,因为最近损失不少人,至于经费问题他也会尽可能凑集。李唐对此不以为然,反倒是带着挑衅地表示林彧不必再给丁美兮送名包,就算是送了也会退回去,有钱不如折换成现金。正是这种宣誓主权的回应,才让李唐活的不是那么压抑,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所拥有的家庭,都是靠着谎言抢夺过来,从一开始就不牢固,所以便有了患得患失。当初李唐与丁美兮都有着相同的文学爱好,喜欢诗歌,本是最合适的一对,却被林彧提前告知恋情。后来林彧下落不明,李唐和丁美兮待在厦州市无处可去,两个人相依为伴的日子,让他由衷迷恋。直到组织打来电话,准备派人接走丁美兮,李唐为了一己私心隐瞒了实情,编造虚假指令将她留在厦州。从那开始,李唐不再是桃园,丁美兮也不再是花莲,两人改掉曾经的代号,成为不可分割的搭档,合在一起便是代号“凤凰”。随着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李唐如愿和丁美兮结婚、生子,像极了平常夫妻,看似温馨实则破碎,也是他埋藏在心底难言的秘密。当李唐重新展开日记本,却不知该如何下笔,很快丁美兮从门外回来,一言不发地进了洗手间,习惯性地刷牙,每次被迫与男人接触后,都会用这种方式来清洗肮脏。当天晚上,丁晓禾买菜回家宣布自己面试通过,李唐和丁美兮互相对了眼色,实在无法形容此刻的复杂心情。由于丁美兮忙着做饭没时间接电话,便让丁晓禾帮他回绝保险公司的推销,怎知第二通电话竟是刘晓华打来约她私会。吃饭的时候,刘晓华又一次来电,丁晓禾见丁美兮独自跑到阳台讲电话,便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段迎九准备好厦州所有银行网店的信息,并让三个新人挨个排查,搜集幺鸡有可能在银行留下的信息,以便于分析幺鸡究竟将钱留给何人。丁晓禾在调查之时,忽然想起刘晓华给丁美兮打电话,于是记下号码用公用电话拨通,冒充快递员套取对方的地址。林彧乔装代价接近厦州商业银行的吴经理,故意在车上跟他套近乎,奈何吴经理却视若罔闻。次日清早,吴经理忽然收到一张住院通知单,了解过后才知是林彧知道他为母亲转院的事情发愁,所以便亲自促成此事。

  • 第6集

刘晓华约丁美兮在宾馆见面,事先还去做了头发,殊不知,丁晓禾早在暗中监视,直接将他暴揍一顿。丁美兮因此忧心忡忡,就连上课也是经常走神,陈星找借口去了趟厨房,故意将手指划破,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博取父母的关注。由于丁美兮联系不上陈华,只能跟段迎九说明情况,但是她高超的医疗包扎技术,以及附近坏掉的摄像头,引起了段迎九的怀疑。尽管丁美兮解释为学校强制要求,然而段迎九作为资历颇深的国安干警,自然没有如此轻易相信。李唐得知丁晓禾打了刘晓华,没有太多表示,反倒有些开心。晚上吃饭时,丁晓禾心事重重,到后来实在忍不住,便去厨房找丁美兮谈话,暗示她应该珍惜姐夫,不要被外面的假象所蒙蔽。自从上次见过丁美兮之后,段迎九始终觉得她很可疑,并且将此事告知汪阳,分析若是普通的语文老师,就算受过急救培训,也不可能在那么紧急的突发情况下,还能镇定不乱地止血包扎,清楚记得每个孩子的小细节。然而汪阳根本没有当回事,认为段迎九想得太多,但是段迎九坚持自己的判断,索性在下班后去找丁美兮,再做一番打探。此时刘晓华来到丁美兮家里,迫不及待地想要温存,结果遭到丁美兮的拒绝。丁美兮将之前录制的亲密视频发到邮箱里,以此威胁他将正信科技公司的门禁卡和办公室钥匙交给自己,还要赔偿一笔季度奖金。刘晓华坚决不同意,表示奖金要给女儿留学,甚至扬言要去报警,结果刚走几步就被丁美兮用电击棒弄晕。门外忽然传来敲门声,来人正是段迎九,她听到房子里有动静,笃定丁美兮是在家里。丁美兮急忙将刘晓华绑好塞进衣柜里,换了身衣服去开门,怎料段迎九一个箭步冲了进来,看似是关心她的安危,其实是借此打探。段迎九表示今天来家访是为了丁晓禾的政审,在这谈话过程中,故意对她各种试探。丁美兮担心刘晓华会醒来,整个人处于极度紧张之中,就在她快要瞒不下去的时候,刘晓华衣衫不整地跑出房间,发了疯地破口大骂。正巧李唐从门外回来,且不管三七二十一,当着段迎九的面用皮带狂抽刘晓华,上演一出丈夫抓到妻子与情夫幽会的戏码。虽然这次暂且保住丁美兮,没有暴露身份,可是依然不足以令段迎九信服,想起之前在幺鸡住处附近见过李唐,更加觉得不对劲。当天夜里,李唐将刘晓华绑到偏僻郊外,威胁他就范。起初刘晓华还妄图反抗,显得多么刚正不阿,可当看到李唐拿出锯子要锯他脑袋,吓得连忙求饶,不得不选择屈服,交出了门禁卡和钥匙。李唐在办公室安装好窃听器,收拾东西便回了家。丁美兮梦到自己接受特训,惨遭教官的暴力殴打以及侵犯,立马从噩梦中惊醒。李唐安抚着丁美兮的情绪,不管过去多少年,只要到了特训期,她都会像现在这般胆战心惊。殊不知,明天便是教官金世达来厦州的日子,两人还被蒙在鼓里,策划着下一步该如何做,才能打消段迎九的怀疑。

  • 第7集

民政局门口,李唐和丁美兮为昨天的事情争吵,尽管是做戏给段迎九,可是两人受情绪影响,越吵越激动,话里几分真假,到最后变成了借题发挥。不远处的段迎九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直到两人从民政局走出来,她去询问工作人员才知并未离婚。丁美兮因为李唐的话生闷气,毕竟他有许多委屈压在心底,从来不跟自己倾诉,到了今日才肯讲出来。李唐说尽好话,总算将丁美兮哄好,而他也提及关于幺鸡的秘密,如果不是为了应付段迎九,或许这几日就可以找到幺鸡的女人。原来当初幺鸡死后未曾留下任何线索,莫名其妙地选择自杀,以李唐对他的了解,总觉得其中必有隐情,于是在警察之前来到幺鸡的旧住处,意外发现他家里的女性发卡和牙刷,足以说明曾有女人与他同居。李唐查看了周边摄像头,无一例外全都坏掉,他知道这是幺鸡故意为之,恐怕就连国安的人也在寻找那个女人,现在只能牟足了劲与对方赛跑,谁先找到谁才是胜者。正如李唐所料,专案组在大力排查线索,确认幺鸡经常会到棋牌馆附近的便利店吃宵夜,所以段迎九猜测便利店有幺鸡比较在意的人。段迎九拿着幺鸡的照片前往便利店,通过店员了解到除了她以外,还有一位上晚班的女店员柳国香。离开便利店后,段迎九让林志峰先回去,她则去附近药店买了针管,独自躲在厕所里,熟练地往大腿扎针。隔天上班时,段迎九又来便利店,看见昨晚请假的柳国香,询问她是否认识幺鸡。但是柳国香表示自己毫无印象,这让段迎九有些迷茫,倘若柳国香是在撒谎,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她替幺鸡隐瞒。金世达出现在厦州市的主要目的,其实是为了接近陈秘书,通过她获取商业银行的内部文件。因为知道陈秘书每天都会去便利店买蛋挞,金世达先后制造偶遇,并以兑换现金为由想要加她微信,结果遭到拒绝。林彧私下与金世达见面,向他讲述了陈秘书的恐男根源,只因陈母曾遭受丈夫抛弃,临终前叮嘱女儿小陈永远不要相信男人。所以当金世达明白靠男色无用后,便从陈秘书的喜好入手,让林彧寄件给商业银行的吴经理。陈秘书看到寄件里夹杂两张戏曲门票,为此很是喜欢,吴经理对戏曲没兴趣,爽快将门票送给她。待下班之后,陈秘满怀期待地来到戏院,不料金世达也在门口,令她下意识转身要走,可是看着手里的门票,却又舍不得。当天晚上,戏院外大雨瓢泼,观众们陆续散场,李唐在林彧的引导下,故意载着金世达和陈秘书开往偏僻之处,随后假借要修电瓶线下车,实则站在拐角处,给两人创造机会。金世达趁机强暴了陈秘书,李唐听着女人的哀嚎声,心里很不是滋味,同时又很厌恶这种行为。事情办完后,已是下半夜,陈父不放心女儿等在门口,看见她从出租车下来,一言不发地进了屋。丁美兮下班回家的路上,恰巧遇到李唐,当她发现了金世达,恍然想起十八年前的那场噩梦。丁美兮找借口要去学校拿东西,实则尾随金世达至偏僻小巷,并从兜里掏出一支钢笔行刺。奈何金世达力气非常大,双手掐住丁美兮的脖子,就在她要窒息昏厥之时,幸好李唐及时出现,从身后将金世达打晕。李唐搀扶着丁美兮往家走,怎料林彧已在院子里等候多时,斥责丁美兮别忘了身份和任务,无论彼此有多少私人恩怨,都不能触犯到组织的利益。此话说完,林彧转身离开,丁美兮惊魂未定的模样,让李唐很是心疼。金世达是个噩梦,一个夺走丁美兮单纯美好的魔鬼,也是刻印在心底永远抹不去的痛。如今丁美兮打伤了金世达,料定不过多久,组织就会下达处分,而她最大的顾虑是遣返回去,如此放心不下李唐和女儿。听着丁美兮的话,李唐沉默了片刻,坐在床边抱住对方。这些年里,他其实想通许多事情,从最初的占有到放手,相较于未来难以预知的危险,他更希望妻子能够回去,至少可以躲避大陆国安,以免落得被抓入狱的凄惨下场。

  • 第8集

由于丁晓禾、黄海和朱慧的调查结果都不尽人意,段迎九对他们一通斥责,导致朱慧很不服气,认为段迎九是妒忌自己父母都在公安厅上班,所以故意穿小鞋。段迎九听到朱慧的狡辩,不禁觉得可笑,简单几句话便将她怼得哑口无言。为了加强这三个新人的基本技能,段迎九带着他们下馆子吃面,同时让他们以最快速度描述沿路的场景、人物以及事件,以此考验是否达到观察细节和记忆力的合格度。幸好三人还算不错,错误率仅有百分之二十,超过段迎九的预计。段迎九调侃他们各有特长,但是比自己年轻时差很多,到了晚上,又让三人去柳国香的便利店买东西。丁晓禾趁机将墙上的照片拍下来,顺便分析几个营业员的转账消息,看看究竟是谁出了问题。自从那晚过后,陈秘书每天魂不守舍,直到再次遇见金世达,竟不知该如何描述此刻心情。金世达笃定她需要受点刺激才会真正接受男人,于是便将房卡和一套性感内衣交给她,静静等在宾馆房间。果然陈秘书如时赴约,且在金世达的引导下,体验了她从未接触过的新鲜事物,逐渐沦陷其中。查案的过程中,丁晓禾与黄海从小混混手里救下女学生,结果小混混在逃跑之时,遗落了陈星的钱包。段迎九去学校接儿子放学,询问他来龙去脉,陈星自知瞒不下去,承认在学校受到欺凌才给对方钱。奈何段迎九不懂得安慰儿子,甚至觉得他没出息,只会服软,母子俩为此吵了起来。陈父发现女儿近来学会打扮,甚至早出晚归,每次回来都带着酒味,立马意识到不对劲。陈秘书刻意回避询问的态度,令陈父更加疑惑,而他作为审案几十年的老法官,经常与罪犯打交道,很快看出金世达绝非好人。李唐连夜放火烧毁幺鸡的老房子,并以匿名身份报警。柳国香在电视上看到新闻报道,得知失火之事,为此很是震惊。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李唐都会蹲守在对面楼顶,时刻观察着老房子外面经过的路人。陈秘书受到金世达的蛊惑,已无心在工作上,一反常态地向吴经理请假。金世达将陈秘书送回家,正巧被陈父看在眼里,通过尾随听到他偷摸打电话定好三天后的机票,表示自己轻而易举地拿下了女人,得到想要的东西。朱慧区别对待丁晓禾与黄海,为给丁晓禾减轻负担,专门将一些繁重的事情交给黄海,引起了对方的埋怨。反观李唐蹲守多日,总算等到柳国香的出现,在面对警察时,她解释自己才是这房子的主人。与此同时,段迎九查到幺鸡频繁转账给柳国香,替他转账之人正是钟耀光。如今当务之急是要找到柳国香,专案组成员全体出动,殊不知,林彧收到李唐的信息,早已将柳国香接走。陈秘书不顾父亲劝说,执意要和金世达远赴他乡,追寻所谓的爱情,即便上当受骗毫无怨言。而在另一边,段迎九等人来到便利店,得知柳国香刚离开,就连身份证和手机都没有拿走,手机屏保还是她和幺鸡的合影。段迎九调取监控查到柳国香与陌生男子同行的身影,于是沿着周边分开寻找,终在天桥看见柳国香。正因段迎九喊了柳国香的名字,林彧唯恐事情败露,于是决定杀人灭口,柳国香被他从天桥扔下去,当场撞车而亡。

  • 第9集

林彧将柳国香推下天桥后,便转身逃走,段迎九穷追不舍,一路追至人群繁多商场。奈何林彧的反侦察能力极强,很快甩掉对方,段迎九通知所有人堵住二号出口,丁晓禾紧追在林彧身后,两个人穿过好几条街道。正因丁晓禾追得太猛,林彧知道若是继续往前跑,肯定会被抓到,于是横穿马路,跳过护栏的时候,恰巧被汽车撞倒。即便如此,他还是爬起来继续往前跑,作为他们这种人,上了船便成了组织的小卒,小卒若是过了河,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如果敢回头,看见的只有自己人的枪口。马路来往车辆众多,一番激烈追逐过后,林彧总算逃到安全之地,立马摘掉假发和假牙,换了一身外套,戴上眼镜像是变了个人。由于朱慧擅自换组导致林彧逃脱,段迎九大发雷霆,就连朱慧本人也未料到这件事会如此严重。陈父来到车行查询那晚送女儿回家的出租车牌号,结果发现对方使用假车牌,所以当他看到街边条幅写着反间谍标语,立马意识到金世达极有可能是个间谍,索性拨打了受理电话,凭着自己多年法官经验,如实讲述着女儿被骗过程。李唐从广播里得知柳国香死亡的消息,不由心生愧疚,晚上去饭馆点了盘饺子,浇上白酒,以此向幺鸡道歉。当年李唐与幺鸡初次搭档执行任务,冒充国安人员,奈何身份彻底暴露,以至于被对方公司保安追着打。原本幺鸡以为李唐会独自开车逃走,怎料对方竟折路返回接他,两人自此成为生死挚友。幺鸡曾经说过,世上最不能相信的人,除了老板便是女人,原本李唐觉得他活得通透,可现在也逃脱不了这世俗。李唐想起幺鸡遗留的“十七年十一个月零三天”,虽然像是两人相识的时间,可他总觉得这句话有含义,明明能够离开厦州为何还要选择自杀,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金世达在陈秘书的酒中下了迷幻药,诱导她说出办公室的详细位置,待她彻底昏了过去,便从皮包里拿走钥匙离开。直到陈秘书醒来时,已是隔天上午九点,此时银行周围都是警察,了解后才知办公室里的客户资料丢失,而她包里的钥匙也消失不见。因为办公室门没有撬开过的痕迹,说明是有人用钥匙开门,只有两把钥匙分别在吴经理和陈秘书手上。事到如今,陈秘书恍然大悟,原来自己成了男人的利用工具,整个人失魂落魄地回到家,撕毁了最喜欢的书,换回曾经的装束,绝望地选择割腕自杀。没过多久,陈父带着段迎九等人赶回家,发现陈秘书彻底昏迷不醒,鲜血淌满整个水池。段迎九冲上前用毛巾将陈秘书的手腕包住,吩咐组员赶紧打急救电话,事后分析最近发生的几起案件,尽管没有抓到这伙人,却也有了重要的线索,顺便给林彧起了个“鲶鱼”的代号,表示他既狡猾又难抓。黄老师看中一款理财产品,被其高利息所吸引,劝说丁美兮跟她投资。起初丁美兮还有些许迟疑,毕竟每月开销太大,银行里的钱都用作女儿留学。直到丁美兮私下补课的事情被人投诉到校长办公室,一个月的奖金泡汤,气得她下定决心要跟黄老师参与投资。而在另一边,金世达准备坐船离开,岂料在安检时暴露,导致他被国安干警当场抓捕。反观刘晓华意外发现办公室天花板上的窃听器,立即给技术部打去电话,殊不知这一切都被林彧监听。刘晓华看着窃听器,不免产生担忧,考虑许久还是选择报警。可当他挂断电话后,忽然收到一个匿名快递,里面是他女儿的照片,以及一条开了膛的死鱼。

  • 第10集

考虑到女儿的性命都在对方手里,刘晓华只觉得背后发凉,心里没了底,在不断衡量得失之后,最终还是选择妥协,迅速将快递盒子藏起来。警方接到报警上门调查时,刘晓华随便找个借口应付过去,从而隐瞒了窃听器的事情。李唐知道林彧将柳国香灭口,但他非常反感这种泯灭人性的做法,在利益面前,从无任何情分可言。如今陈秘书自杀,金世达暴露,李唐再经不起半点风吹草动,只关心何时才能拿到钱。当天晚上,林彧送李唐送回家便离开,恰巧被丁晓禾看见,不由感到惊诧,立马追上去跟李唐打了招呼。此时丁美兮在厨房里忙活着,走到客厅看到李唐病恹恹地躺在沙发上,疑似是发了高烧,催促他赶紧回卧室里休息。本来丁美兮要去买药,怎知药店全都关门,索性用退烧贴给李唐物理降温,忍不住埋怨海那边的高层住着别墅,各种铺张奢华,完全不管别人的死活,而他们十几年如一日为组织卖命,可到头来过得都不如普通老百姓。听着妻子的念念碎,李唐表示最近金子要涨价,提醒她去银行取钱买点升值。丁美兮如实交代自己投资理财的事情,承诺两个月就能见到利息,李唐明知这有可能是个陷阱,却又不好再说些什么。随着金世达落网,段迎九等人对他进行审讯,本以为会钓到一条大鱼,结果没能问出任何有用线索。金世达除了接近陈秘书以外,对于其他概不知情,甚至都不知道为何要去偷那份高净值的客户名单。因为厦州这边接头的人非常狡猾,尽管他们见过面,却始终不知道对方地址,也没有电话号码,只能被动联系。段迎九顶多问出金世达挨过一次打,也坐过换了假牌照的出租车,可是这些人都隐瞒真实名字,所以她凭借直觉,推断幕后主使应该是鲶鱼。如今侦破工作已然陷入僵局,基本没有新的进展,无论是国安干警亦或境外间谍,回归生活终究是个普通人,免不了家长里短。陈华又一次跟段迎九提出离婚,但是段迎九没有同意,他知道陈华有怨言,可是自己的工作性质就是如此。段迎九保证每周都会回家一次,而且约定今晚就会回家,这也让陈华有些心动,毕竟他对段迎九有感情。两人吃过饭之后,段迎九先回专案组开会,特地买了一条鲶鱼放在办公室里,并让朱慧描述每个同事的特点。在这段时间里,陈华为段迎九准备好洗脚水,耐心等在客厅,结果到了晚上十一点都没有回来。直到下半夜,陈华对段迎九失望,赌气回房休息,段迎九忙完事情,想到给陈华打电话,发现他已关机。理财公司突然破产,导致丁美兮和黄老师血本无归。丁美兮通过黄老师了解公司领导姓氏和长相,事后逐一查找,终于找到游戏公司MetaKOOL的创始人毋旭明。此时毋旭明正陪小女朋友购物吃饭,忽然接到丁美兮的电话,以专访为由约他见面。尽管毋旭明是个大老板,可他为人比较抠门,但凡涉及到钱的事情上,都会斤斤计较。所以当毋旭明得知专访要花钱,立马让秘书回绝,怎料丁美兮和黄老师等人居然来到公司堵截,甚至抢走他的手机,要求他必须把钱还给大家。李唐到学校接女儿回家,得知丁美兮请假,一种不好的预感悠然而起,于是在家里做好晚饭等着丁美兮。趁着丁美兮去叫女儿吃饭的工夫,李唐从她包里翻出两部手机,料定其中必有问题。反观段迎九最近频繁打针,好不容易抽出时间去医院检查,被医生告知糖尿病情严重。医生叮嘱段迎九就算再忙也要休息,对她很是无奈,而段迎九平日里靠服用药控制血糖,未对其他人说明。

猜你喜欢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爬虫 - 网站地图

© 2022 www.haokan-dy.com Them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