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好看电影,在线电影

  • 视频
  • 文章
  • 演员
  • 角色
用户登录关闭
账号
密码
风起洛阳风起洛阳0播放风起洛阳 更新至06集

风起洛阳

扫描二维码打开

该剧改编自马伯庸小说《洛阳》,讲述了武周时期一群出身不同阶层的人为调查洛阳悬案而发生的一系列故事。  迹于洛阳底层的不良副帅高秉烛(黄轩 饰)阴差阳错卷入案件,成为嫌疑人,在想方设法自证清白时,与为查清父亲被毒杀真相的百里弘毅(王一博 饰)相遇,二人合作并展开调查。世家出身的内卫思月(宋茜 饰)为任务调查并接近武艺超群、颇有市井智慧的高秉烛,想要寻取与案件有关的告密信,完全不同阶级的两个人互相看不顺眼,却不得不捆绑在一起。随着他们对案件的不断深入,找寻真相,进而发现了一个足以毁灭神都、血染洛水的惊天阴谋。

  • 第1集

圣人即位之初,朝中动荡不安,为了稳固统治,圣人大兴告密之制,令天下布衣皆可入京陈情告密,一时之间告密之风盛极神都---洛阳,至大庆年间酷吏倒台才逐渐衰微,从此再无人告密。到了太成三年,突然又出现告密者,再次打破了神都的平静。南市是神都最繁华的地方,这里商贾云集,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林仲带着女儿林烟向路人打听当阳酒肆,他想去那里告密,他们父女俩的行踪很快就被人盯上,其中就有大理寺验尸官高秉烛和内卫北斗君李北七。内卫月华君武思月正陪郡主李鹿逛街,李鹿目不暇接,在人头攒动的南市流连忘返,武思月寸步不离跟在李鹿身后,担心她被人群挤丢。当阳酒肆挤满了来看热闹的人,工部员外郎百里弘毅是这里的常客,他是美食家,对食物的色香味极其挑剔,他对当阳酒肆的一道菜很满意,当阳酒肆因此名声大噪。李北七一路跟踪林仲父女来到当阳酒肆,林仲分开人群去找百里弘毅,刚向他汇报了几句,李北七就对林仲痛下杀手,百里弘毅随手舀起一碗热汤泼向李北七,掩护林仲父女逃离此地,百里弘毅也跟过去,被府里的侍卫申非叫走。李北七急忙去追林仲父女,现场顿时乱作一团,假扮商人的杀手突然亮出宝剑袭击李鹿,武思月奋起反抗,埋伏在附近的内卫侍卫一起保护李鹿,杀手对他们穷追不舍,武思月指挥着侍卫把杀手活捉,杀手当场自尽,高秉烛站在二楼目睹了这场混战的全过程,武思月早就注意到他,转身高秉烛就不见了踪影,武思月只好带人回宫复命。李鹿回去向太子妃杜氏哭诉,内卫奉御郎武攸决和武思月一起来向杜氏请罪,答应给李鹿一个交代,武思月刚想汇报此事的疑点,武攸决急忙打断她的话,让李鹿去向圣人请安。武思月不明白武攸决为何阻拦她,武攸决劝她不要节外生枝,只要保护好圣人和神都就好。百里弘毅奉命负责太初宫行的天堂工程,他来工地视察,申非埋怨他不该擅自离开,百里弘毅发现工匠们用极易返潮的松木代替柳木做斗拱,就让工匠们返工,柳木运到神都需要半个月时间,工匠们担心延误工期被圣人怪罪,百里弘毅坚持要返工。工部尚书百里延闻讯赶来阻止儿子百里弘毅,百里弘毅为了抗婚已经递交辞呈,他赌气头也不回离开了。大理寺卿高升带人来到南市,看到很多无辜百姓被打死,得知内卫把自尽的杀手带走了,他立刻下令把唯一的活口和其他杀手尸体全部带回大理寺,高秉烛和同伴们一起抬尸体。大理寺录事陈阙来到地牢,叮嘱侍卫们严加看管活着的杀手,陈阙刚离开,高秉烛就蒙面冲进来捅了杀手三刀,杀手以为自己命不久矣,透露林仲父女已经被杀死,高秉烛迫不及待想知道告密信的下落,他拒不回答。武思月带人夜闯大理寺,要参与对杀手的审讯,高升坚决不答应,还搬出圣人相威胁。侍卫来报告有人闯地牢杀人,高升立刻带大理寺亭长裴谏来地牢,发现杀手已经奄奄一息,高升立刻派人把杀手送去医治。高秉烛找到林仲尸体,从他身上翻出告密信,发现他的刀口是十字弯刀所为,高秉烛检查林烟的伤口和林仲的一模一样,他顿时明白了一切。慕名来找百里弘毅品尝菜品的老板络绎不绝,申非让他们排队,得到百里弘毅认可的菜品深受欢迎,老板更是喜上眉梢。武思月向武攸决复命,武攸决知道高升想和内卫抢功,结果杀手差点被人灭口,高升想栽赃陷害内卫,武攸决派武思月调查林仲父女的下落。百里弘毅受邀去西市的饭馆品尝羊汤,高秉烛主动来找他,向他透露了林仲父女被杀的消息,高秉烛对百里弘毅的行踪了如指掌,扬言他们还会相见。武思月来大理寺找到林仲和林烟的尸体,向接触过尸体的验尸官打听林仲和林烟身上也没有藏信件,他们都不知情。杀手被送去医治,结果不治身亡,武思月很吃惊,高秉烛主动承认闯地牢杀那个杀手。

  • 第2集

百里弘毅来大理寺找高升,想看看林仲和林烟的尸体,高升坚决不答应,借口要突审高秉烛撵走百里弘毅,百里弘毅想旁听这次审讯,高升对他置之不理。武思月苦苦逼问高秉烛杀人灭口的原因,高秉烛一言不发,高升急匆匆赶来制止武思月,不许她插手大理寺的内务,武思月觉得此案疑点重重,想继续对高秉烛进行审讯,高升派人把她撵走。就在这时,圣人派人把高升和武思月一起叫进宫问话。圣人身边的内舍人杨焕向高升问责,高升吓得抖如筛糠,承诺尽快从高秉烛身上打开缺口,武思月强烈抗议,既然高秉烛想杀人灭口,他不会傻到去投案自首,武思月怀疑背后有更大的阴谋,杨焕认定高升想推卸责任,圣人觉得杀手是冲着内宫来的,而且告密者都被人杀了,所以她已经很多年没有听说有人来高密,高升吓得连连认罪,圣人把他撵走,让武思月单独留下来。圣人派武思月秘密调查告密者的案子,还赐给她一块芙蓉牡丹令牌,此令牌可以差遣神都所有的府兵和侍卫,武思月向圣人请了一道谕旨,要亲自审讯高秉烛,武攸决埋怨武思月不该在朝堂之上公开顶撞高升,劝她安心查案,不要插手高秉烛的审讯。百里延带着百里弘毅祭拜先祖,想等天堂工程完工以后就让百里弘毅和柳公卿柳襄的侄女柳然成亲,为百里家延续香火,百里弘毅坚决不干,要写休书毁婚,百里延就是不松口,百里弘毅一针见血指出百里延想借着柳家的势力向上爬,百里延气得暴跳如雷,狠狠打了百里弘毅一耳光。内卫府是保护皇家的机构,联昉是负责打探消息的部门,里面收藏了江湖各色人等的卷宗资料。武思月来到联昉的联络点,和蹲守在那里的人对上暗号,她拿出令牌求见联昉主事公子楚,被人蒙面带到联昉总部--万象殿密室,联昉执事韩冬青奉命出来见她,武思月说明来意,韩冬青做不了主,向公子楚请示以后把高秉烛的卷宗交给她,公子楚也觉得此案疑点重重,想利用武思月彻查高秉烛的底细。陈阙劝高秉烛说明真相,高秉烛一口咬定他杀死了那个杀手,高升下令对高秉烛严刑拷打,高秉烛交代他为了报仇杀人,杀手杀了他的亲戚林烟和林仲,陈阙根本不信,高秉烛曾经在不良井待过,他不可能再和家里的亲戚有来往,圣人派人押送高秉烛去内务府审讯,高升只好放人。与此同时,武思月查到高秉烛曾住在不良井,不良井在繁华的神都下面,那里常年阴暗潮湿,不见天日,生活在那里的人不是贱民就是罪臣后代,他们一辈子不许离开不良井。百里弘毅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高秉烛为何会投案自首,怀疑他想保护什么人,苦于没有确凿的证据。皇宫的护卫押送高秉烛离开大理寺,陈阙半路追上来,借口没有办交接公文,把护卫全部杀死,对高秉烛苦苦相逼,高秉烛早就猜到他杀死了林仲和林烟,故意自首,就是想引陈阙现身,陈阙对高秉烛痛下杀手,高秉烛奋起反抗,两个人在马车里大打出手,高秉烛凭借高超的武功把陈阙打得奄奄一息,他也身受重伤,高秉烛苦苦逼问幕后黑手,没等陈阙回答,他就被人暗杀而死。高秉烛认出刺杀陈阙的手戟和五年前十六夜被杀的一模一样。武思月来到大理寺,从内卫北斗君李北七口中得知高秉烛杀人潜逃,她发现杀死三名内卫和陈阙的凶器不一样,怀疑凶手还有第二个人,高升不想听她啰嗦,立刻布下天罗地网全城搜捕高秉烛,高秉烛带伤四处躲藏,最后到积善博坊找老板窈娘求助。裴谏带大理寺护卫闯进积善博坊搜捕高秉烛,结果一无所获,老板窈娘镇定自若,裴谏带人去窈娘的闺房搜查,也查无此人,他们只好悻悻离开。窈娘把高秉烛藏在衣柜后面的密室,她帮高秉烛包扎伤口,高秉烛把满脸的络腮胡子刮掉,不顾窈娘的阻拦毅然决然离开了。柳然知道百里弘毅很喜欢机械手工,她辗转得到一本失传已久的“百工要述”,派侍女芸芝给百里弘毅送信,邀请他去钱记鱼庄面谈。百里弘毅想一睹那本书的真容,迫不及待前去见面。高秉烛偷偷回到不良井,他向户籍库管理人丑翁上交了那把手戟,丑翁担心他被追杀,赶忙把他拉到僻静之处,一眼就认出那把手戟是用奁山的黄铜制成,这种铜是用来造天堂大佛的,高秉烛想起林仲身上的公验也是奁山,因此对百里延父子产生怀疑。武思月带人来到不良井排查高秉烛的底细。

  • 第3集

百里弘毅来钱记鱼庄赴约,柳然已经等候多时,她特意点了一大桌子菜,百里弘毅迫不及待想看看那本“百工要述”,百里弘毅想一睹为快,柳然竟然提出要在婚礼当天让他看,申非取笑柳然想逼婚,芸芝和申非据理力争,柳然对百里弘毅一往情深,拒绝了上百个名门公子的求婚,还错过了最佳的成婚年龄,百里弘毅明确讲明他不想成亲,柳然坚持要在洞房的时候把这本书交给百里弘毅,然后就含泪离开。高秉烛偷偷来到家门口,从门缝里看到不良使王登成劝母亲喝粥,母亲大快朵颐,王登成无意中看到高秉烛,急忙把他叫进来,高秉烛感谢王登成帮忙照顾他的母亲。就在这时,武思月,李北七和裴谏带人来不良井抓高秉烛,王登成赶忙前去拜见,武思月号召大家举报高秉烛的下落,答应让立功的人离开不良井,王登成明确讲明不良井的规矩是在这里解决所有问题,绝不出卖不良井的人。高秉烛不想连累大家,他主动现身,内卫府和大理寺的护卫围攻高秉烛,武思月对高秉烛穷追不舍,高秉借不良井复杂的地形拼命躲闪,武思月还是发现他的行踪,高秉烛设机关把武思月抓住,警告她不要来不良井撒野,然后就不见了踪影。联昉是一个特殊的民间机构,成员遍布各行各业,他们行事隐蔽,无孔不入,无所不知,神都城的一切风吹草动都逃不过联昉间风和神足的眼睛,他们把情报上传给十二级浮屠,他们负责分类整理,然后再向总部上报,每个浮屠掌管九大坊,联昉把神都108坊全覆盖。高秉烛悄悄前往百里府外排查,发现全府上下张灯结彩,他想趁办喜事的时候混进去调查手戟的秘密,就去找窈娘了解情况,得知百里弘毅要赢取柳然,百里弘毅聪慧过人,精通百工,却是一个不通人情的顽固之人。武思月和裴谏坐在茶馆,凭借联昉的准确情报很快就掌握了高秉烛的所有行踪,武思月推断高秉烛要混进百里家,她立刻带裴谏前往。今天是百里弘毅和柳然的大喜日子,百里弘毅不肯换喜服去接亲,百里延下令强行给他更衣,百里弘毅拼命反抗,百里延气得举手要打他,丫鬟和家丁一起劝百里弘毅,百里延把他们都支走,苦口婆心劝说百里弘毅,给他讲明利害关系,如果百里弘毅娶了柳然,就能给他坚强的依靠,百里延说完这一番话,就默默离开了。百里弘毅权衡再三,还是硬着头皮去接亲,迎亲队伍在柳家大门外等了一个时辰,柳公卿柳襄才让人打开门,他早就听说百里弘毅多次想悔婚,百里弘毅承认他成亲全是为了父亲,柳襄气得咬牙切齿,当场取消这门婚事,柳然急匆匆赶来,坚持要嫁给百里弘毅,百里弘毅也不多说,让人抬过花轿把柳然接走。武思月从小和柳然一起长大,她带裴谏来参加婚礼,窈娘买通工部通事刘章,让高秉烛跟着他混进柳家,高秉烛谎称来看热闹,刘章叮嘱他小心行事。婚礼正式开始,柳然和百里弘毅按照习俗完成所有程序,他们俩被人搀着送入洞房,百里延邀请来宾赴宴。柳然派芸芝把武思月叫来,向百里弘毅隆重介绍武思月,李鹿也来为柳然祝贺,百里弘毅要和武思月单独聊几句,柳然只好独自去接李鹿。百里弘毅向武思月打听案情进展,武思月只好承认来这里抓高秉烛,百里弘毅猜到高秉烛的目标是百里延,就带武思月前去抓人。百里延被杀身亡,高秉烛站在他旁边,百里弘毅和武思月都认定高秉烛杀死了百里延,他矢口否认,还趁机挟持了百里弘毅,武思月只好放高秉烛离开。高秉烛挟持百里弘毅到郊外,他连连解释没有杀百里延,他去房间找百里延的时候,百里延早已经被人杀死,高秉烛出去找人,结果娜仁已经逃之夭夭,高秉烛重新回到房间寻找线索,百里弘毅和武思月就来了,高秉烛让百里弘毅自己去查真凶,然后骑马扬长而去。

  • 第4集

百里弘毅迟迟未归,柳然心急如焚,派人四处寻找,管家百里五加派人手去找,结果一无所获。柳襄劝柳然跟他一起回家,柳然坚持要留在百里府,百里弘毅很快回来,他默默守在百里延的遗体旁,柳然寸步不离守在他身边。百里弘毅守了整整一夜,百里五对他好言相劝。裴谏带人来到不良井,下令把不良井所有出口封闭,不许任何人出入,大家怨声载道,王登成求裴谏网开一面,如果他们被困在这里,很快就会饿死病死,裴谏坚持要抓到高秉烛再说。柳然派百里五准备上等的棺材,还让丫鬟和家丁把大红喜联换成挽联,他们分头照办。裴谏带人闯进积善博坊,仔细搜查高秉烛的下落,窈娘否认见过高秉烛,裴谏不相信,再次来到她的闺房排查,结果被高秉烛挟持,裴谏劝高秉烛投案自首,否则就永远封存不良井,高秉烛承诺十天之内抓到真凶送到大理寺,拜托裴谏善待不良井的百姓。窈娘劝高秉烛不要插手此事,以免惹祸上身,高秉烛不想连累不良井的百姓,而且他也想趁机查清五年前的旧案,窈娘也不再多劝。楼下突然出现吵闹声,窈娘赶忙下去一看究竟,得知船上伙计欠赌债不还,还借口东家没支付工钱,窈娘询问得知船家帮百里府上运货,因为百里延意外死亡,伙计门答应拿了工钱就还账,还要拿船上的货抵押,窈娘根本不信,下令把他们痛打一顿。高秉烛一路跟踪船上的伙计来到西市码头,他假扮搬运工上了船,很快发现伙计是假的,高秉烛对其中一个伙计苦苦相逼,才知道有人雇佣他们把高秉烛引到船上,高秉烛意识到上当的时候,伙计们悉数被戴面具的人杀死,他的凶器就是手戟,面具人对高秉烛百般狡辩,招招致命,高秉烛拼命反抗,两个人在船上展开激战,高秉烛几次想揭开面具都没成功,他们俩双双受伤,戴面具的人纵身跳海,高秉烛随后跳下去追赶。今天是出殡的日子,百里弘毅含泪和百里延的遗体做最后诀别,无意中看到他的胸口有很多红疹,百里五认为那是褥痱,百里弘毅仔细检查伤口,发现父亲是被人下毒害死以后再被刺杀,他立刻翻出父亲房间的垃圾桶,发现银耳莲子羹里有毒。高秉烛拼尽全力游上岸,发现戴面具的人已经气绝身亡,他捡起手戟来到惨遭杀害的兄弟们的坟前祭拜,还拿来他们爱喝的松叶酒,虽然兄弟们的大仇已报,可高秉烛的心里还是耿耿于怀,他承诺把兄弟们的家人安顿好,就去找他们团聚。百里弘毅把府里的丫鬟全部召集起来,详细了解了银耳莲子羹炖煮的全过程。高秉烛大摇大摆回到不良井,当众向被害兄弟们的家人认罪,他已经把凶手杀死了,替兄弟们报仇了,可百姓们根本不买账,一口咬定他就是不良井的罪人,强行把他赶走了,高秉烛把身上所有的钱都分给他们。公子楚事后才收到高秉烛在船上被人设陷阱袭击的消息,他认定联昉内部出了内奸,故意封锁了这个消息。高秉烛越想越不对劲,他清楚地记得戴面具的凶手跳海时手戟掉进水里,手戟不可能出现在那个死者身上,高秉烛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捋了一遍,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真凶另有其人,他连夜潜入百里府,百里弘毅已经等候多时。

  • 第5集

百里弘毅断定高秉烛还会来,借口要独自为父亲守灵,把丫鬟和家丁全部支开,高秉烛很快来找他,要为百里延验尸,百里弘毅要亲自为父亲验毒,高秉烛把百里延的遗体解剖,百里弘毅被脏腑腐烂的气味熏得恶心呕吐,他赶忙躲了出去。高秉烛查出百里延中了沙迟蛇毒,此毒服下即死,外表看不出任何异样,可脏腑尽毁。武思月回到内卫府,发现陈武带着侍卫在翻看百里延留下的案卷,武思月拿起一轴案卷,徐瑗赶忙上前阻拦,没有武攸决的命令,任何人不得翻阅这些案卷,徐瑗还指责武思月指挥不当,导致鲁执三人被杀,武思月大为不满,武攸决及时赶来,劝武思月回家休息。高秉烛半路拦住武思月,想看一下百里延生前留下的案卷,并且透露了陈阙杀死鲁执他们三人的真相,武思月不相信,高秉烛查到幕后黑手是春秋道,接下来春秋道还会有大动作,他们之所以杀死百里延,是以为百里延碰触了他们的秘密,高秉烛让武思月和他一起查证,武思月答应明天带他进内卫府查证据。柳襄一早来到百里府找百里弘毅,百里弘毅还在睡觉,柳然赶忙给他端茶倒水。武思月让高标准假扮侍卫跟他进内卫府,迎面碰上李北七,李北七认出高秉烛是杀死鲁执等人的凶手,武思月答应以后向他解释清楚,李北七才没有追究。高秉烛仔细翻看百里延留下来的案卷,武思月在门外放风。柳襄等了很久,百里弘毅才起床,他对柳襄不理不睬,安排人为百里延下葬的事宜,柳襄气得掉头就走。武攸决来案牍库查卷宗,武思月拼命拖延时间,高秉烛趁机躲起来,武攸决发现案卷被人动过,猜到是武思月所为,强行把她撵走,武思月想尽快查明真凶,为武攸决排忧解难,他根本不买账,派人把武思月押下去,武思月只好拿出圣人赐予的芙蓉牡丹令牌,武攸决以兄长自居,把令牌没收,派人把武思月赶出去。高秉烛躲在一边看得清清楚楚,等他们全部走后,高秉烛继续翻阅案卷,终于查到有力证据,他赶忙撕下来藏好。百里弘毅不眠不休,在家里仔细翻找了一天一夜,终于查到沙迟蛇毒是西域进贡朝廷的。高秉烛来找武思月,听到武攸决和武思月在房间里谈判,他刚想离开,转身看到李北七,李北七赶忙把高秉烛撵出去。百里弘毅怀疑下毒的人就在婚礼当天的来宾中,他仔细核对了送喜帖和来宾名单,少了礼部通事顾嘉,兵部参谋吴成和工部监事黄安的三个人,他立刻去找这三个人查实。酒贩白浪给酒楼送了两坛假酒,官兵突然出现在街头,他吓得狼狈逃窜,结果被高秉烛逮到,高秉烛曾经有恩于白浪,他知道白浪祖上负责神都舆水工程,向他要了一张舆水图,天堂工程的铜料是从奁山经过漕运进神都,高秉烛想知道哪段水域适合打劫。白浪假扮工匠混入工地,挟持了工头,换上他的衣服,从冶炼坊的头目口中打听出铜料的质量越来越差,百里家让垂柳行的伙计运铜料,下一批铜料明天就运到,而且龙门河段最适合打劫,白浪赶忙回去向高秉烛汇报。白浪谎称去城外送酒,把高秉烛藏在酒窖里运出城,高秉烛带白浪骑马赶往龙门,白浪不想冒险,想临阵脱逃,可又不敢招惹高秉烛,他只好奉陪。

  • 第6集

高秉烛和白浪来到龙门,看到垂柳行的伙计往新盖的小木屋里搬运从奁山来的铜矿,武思月随后赶来,她也猜到铜矿是从这里调包的。就在这时,春秋道道徒天狗匆匆赶到,让垂柳行的伙计把奁山运来的铜料装上马车拉走,高秉烛让武思月回内卫府搬救兵,可又怕来不及,白浪主动去给联昉间风醍醐送信,醍醐飞鸽传书把情报送回联昉总部,公子楚立刻派人通知内卫府救援。二十箱铜料装上马车,天狗下令把搬运工全部关到木屋,放火把他们杀人灭口,武思月不想见死不救,高秉烛拼命阻拦,不许她打草惊蛇。天狗和马车队渐渐远去,高秉烛才把武思月放开,武思月冲进着火的木屋救人。高秉烛本想去追天狗,趁机查出铜料的去向,他看到武思月被困在木屋,火势越来越大,高秉烛冲进火海救出昏迷不醒的武思月。高秉烛给武思月人工呼吸,武思月渐渐苏醒过来,他们俩看到被救出的工匠,心里稍稍有些安慰。兵部尚书宋凉带人匆匆赶到,以涉嫌杀害百里延的罪名抓捕高秉烛,武思月拿出圣人赐的芙蓉牡丹令牌为高秉烛脱罪,宋凉只好放人,把他们安顿到大营。百里弘毅很晚才回府,柳然一直在等他,想给他做饭,百里弘毅不领情,让她先回去休息。高秉烛一早起来就要走,武思月叮嘱他不要再做冒险的事。百里家的族人一早围堵在大门口,逼百里弘毅把家族产业分一分,还要推举新的家主,百里弘毅对此不感兴趣,他要去工部监事黄安家调查走访,让他们随便分。高秉烛很快来到龙门水域,在这里是断定他,终于抓到一个垂柳行的人,从他身上搜出一块木令牌,其他一无所获。裴谏奉命给百里家主传旨,要清查百里延贪腐,族人们面面相觑不敢上前,柳然主动站出来,她替百里弘毅接过圣旨。高升和武攸决向圣人举报百里延贪腐的罪行,圣人根本不信,她坚信百里延是唯一干净的官员,高升提交了确凿的证据,证实百里延把奁山铜料调包牟取暴利,圣人还是不相信百里延贪墨,责令公子楚派联昉的人彻查此事。百里弘毅带申非来到黄安家,看到黄府高搭灵棚,才知道黄安三天之前就去世了,百里弘毅要开棺验尸,黄家人坚决不答应,黄夫人说明黄安因为醉酒打翻油灯被烧死,百里弘毅知道黄安滴酒不沾,黄夫人才如梦方醒,她同意百里弘毅开棺验尸。百里弘毅查出黄安不是醉酒而死,而是被人杀死以后伪造醉酒被烧的假象,黄夫人求百里弘毅查明真凶,百里弘毅仔细翻看黄安生前来往的信件和资料,很快发现一张从胭脂坊买来的波斯油的票据,黄夫人承认这是黄安卖给偏房翟氏的,一个月前因为打翻一锅甜汤被赶出黄家。百里弘毅觉得不对劲,立刻带人去找翟氏。武思月回来向武攸决了解案情进展,武攸决一口咬定百里延只是垂柳行的人调换奁山铜料,而且证据确凿,还埋怨武思月不该拿着令牌救高秉烛,武思月认定高秉烛是被冤枉的,他们已经查到是春秋道的人所为,武攸决不许她继续和高秉烛见面否则决不轻饶。白浪回到住处,看到高秉烛手里拿着漕运黑市交易的木令牌,认出上面的花纹是垂柳行的,高秉烛想去垂柳行探查。柳襄亲自进宫给圣人送了一面波斯铜镜,圣人对他避而不见。白浪拿着漕运黑市令牌来到古董店,账房先生吓得拔腿就跑,白浪很快将他制服,他交代这是垂柳行大掌柜张四郎的沧浪符,白浪逼问出张四郎的下落。百里弘毅从柳然口中得知波斯郁金油很珍贵,需要提前预定,百里弘毅带柳然来到胭脂坊,从老板口中问出翟氏在红绡坊,百里弘毅带申非前往红绡坊找人,得知翟氏跟客人出去了,姑娘们对百里弘毅百般勾引,他气得双拳紧握,柳然看到百里弘毅一脸怒容出来,就对他嘘寒问暖。

  • 第7集

红绡坊的姑娘们追出来,对百里弘毅纠缠不清,他不胜其扰,柳然对姑娘们怒目而视,她们吓得一溜烟跑回去,百里弘毅一无所获,柳然建议用钱收买她们,百里弘毅立刻返回去,用钱很快买出来翟氏的下落。柳襄被圣人拒之门外,他就跪在原地苦等,圣人不明白柳襄的用意,就向贴身内舍人杨焕讨教,杨焕认为柳襄是想求圣人保住垂柳行,为百里弘毅留下一份产业,圣人觉得他没有那么好心。韩冬青利用联昉强大的调查能力,很快查出内奸是肉店老板赵阳,他是联昉间风,利用训练有素的猎隼传递情报。赵阳被抓回来严刑拷打,逼他说出上线是谁,赵阳一心只想寻死,他拒不回答,韩冬青下令把他处死。武攸决派人把武思月叫来,特意准备了她最爱吃的点心,还提醒她不要忘了自己是武家人,武思月不想和那些靠圣人庇佑的武家人相提并论,她只好做好自己的分内事,武攸决让她去皇宫为李鹿庆祝生日,叮嘱她打扮一下,尽快找个乘龙快婿嫁出去,武思月不想听他啰嗦,赶忙找借口离开。百里弘毅按照地址来找翟氏,发现她和张四郎都被害身亡,桌上的饭菜还是热的,高秉烛随后赶来,百里弘毅赶忙出来和高秉烛对接彼此掌握的线索,高秉烛分析黄安事先知道自己要出事,所以才把心爱的小妾翟氏支走,而且还会托付翟氏一些重要的事,可现在已经死无对证,高秉烛仔细搜查了翟氏,发现衣裙里藏了一封密信,详细记录了柳襄贪墨奁山铜矿的罪行,百里弘毅顿时傻眼了,原来他的婚事也是柳襄精心设计一个阴谋,他利用百里延私吞铜矿,结果事情败露,他就杀了百里延灭口,还把所有的罪名都扣到百里延的头上,百里弘毅暗暗发誓要为父亲报仇。武思月拿着令牌通过护卫排查,再次来到不良井,她直接找王登成查高秉烛的卷宗,王登成带她去找掌管卷宗的丑翁,武思月向丑翁详细了解高秉烛以前的情况,丑翁拒不回答,武思月说明来意,丑翁才把高秉烛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他。白浪请柳府的马夫吃饭,谎称他妹妹是柳襄的仰慕者,打听出柳襄的下落,及时赶回去想高秉烛汇报,高秉烛给他一些银子作为酬谢。韩冬青分析内奸在联昉内部根基很深,他立刻向公子楚汇报了联昉面临的危机,请求开启卧佛令。高秉烛来坟前祭拜死难的兄弟们,不由地想起五年前的惨绝人寰的那一幕,他带着七个同伴偷偷离开不良井,他们第一次看到光明,感觉空气都是甜的,七个小伙伴开心地欢呼雀跃。高秉烛不想继续往下想,武思月来荒坟岗找高秉烛,当面说出事情经过,高秉烛看到桐阳王李顿一家三口被追杀,奋不顾身前去营救,等援军赶到的时候,高秉烛他们消失得无影无踪。高秉烛不想回忆那段过往,急忙打断武思月,武思月提醒高秉烛应该为死去的同伴们讨个公道,高秉烛已经心灰意冷,没有人会在乎不良井的人的死活,武思月当场发毒誓,要为这七个小伙伴伸张正义,高秉烛心里热乎乎的,他向武思月敞开心扉,讲述了那段过往,就在高秉烛和刺客们打得难分难解的时候,七个小伙伴一起来增援,他们拼死抵抗,官兵随后赶来,掩护李顿一家三口安全撤离,全然不顾他们的死活,小伙伴们被刺客围困,拿手戟的刺客对他们痛下杀手,高秉烛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七个小伙伴惨死在他面前,从此以后他就开始复仇之路,小木屋那次是最接近真相的时候,他为了救武思月和那些工匠,错失了跟踪春秋道天狗的好机会。高秉烛越说越伤心,把压抑在心中五年的痛苦与愤懑全部发泄出来,他伤心地嚎啕大哭,武思月也为之动容,鼓励他振作起来,武思月发誓会兑现诺言为他和小伙伴们讨回公道。

  • 第8集

高秉烛醉得不省人事,就靠在伙伴的坟头睡着了,他一觉醒来,看到武思月亲手给七个小伙伴刻了墓碑,让高秉烛一一插在他们坟头,高秉烛拿出那封密信交给武思月,武思月早就觉得百里延的案子蹊跷,没想到幕后黑手是柳襄,高秉烛已经打听出柳襄的行踪,知道他明日要去周山参禅,高秉烛决定潜入柳府去偷账本,武思月知道柳襄一向戒备森严,担心高秉烛有危险,她答应帮高秉烛找柳府的地形图,叮嘱高秉烛不要擅自行动。百里弘毅也想亲自会一会柳襄,申非建议他带着柳然回门,名正言顺去柳府寻找线索,百里弘毅不知道该如何向柳然开口。柳然亲自下厨做了胡辣汤,芸芝很心疼,只能在一旁帮忙,柳然给百里弘毅送来胡辣汤,他硬着头皮喝下去,趁机提出要带柳然回门,柳然很感动。百里弘毅一早带柳然回门,柳襄本想去周山参禅,他临时改变行程,派人做柳然爱吃的饭菜。柳襄陪百里弘毅和柳然吃饭,随口说起百里延就坐在百里弘毅的位置上,还答应等三年孝期满了就给百里弘毅在朝里谋个差事,百里弘毅质问他想对死去的父亲百里延说什么,柳襄无言以对,百里弘毅不顾柳然劝阻赌气离席而去。武思月很快找来柳襄家的地形图,她准时来到约定地点交给高秉烛,高秉烛担心地图有假,苦苦追问图纸的来历,武思月只好承认找韩冬青要来的,她打探到百里弘毅和柳然拜访柳襄,劝高秉烛今天不要行动,高秉烛深知百里弘毅的个性,担心他有危险,让武思月赶忙去解围。百里弘毅在府里四处排查,终于找到账房,结果被柳襄逮个正着,柳襄命令贴身护卫鸢飞杀了百里弘毅,多亏柳然及时赶来说情,借口百里弘毅迷路了,柳襄根本不买账,认定百里弘毅故意来账房,他声称早就立下规矩,擅闯账房者格杀勿论,柳襄让人把柳然带走。武思月突然来找柳然叙旧,柳然趁机把百里弘毅叫出来,武思月带百里弘毅到内卫茶社见高秉烛,高秉烛埋怨百里弘毅不该擅自去柳襄府里找证据,百里弘毅不服气,武思月劝他们俩联手调查真相,先在柳襄家找到垂柳行的账本,坐实柳襄的罪名,高秉烛让百里弘毅在地图上标出账房的位置,最后,三人商定出一个好办法,后天是李鹿的生日,百里弘毅负责把柳襄拖在东宫,高秉烛趁机去他府上偷账本。今天是李鹿的生日,柳然和百里弘毅早早来赴宴,武思月护送杨焕随后赶来,东川王李译忱和柳襄先后来到东宫,李鹿拉着武思月进屋闲聊。高秉烛蹲守在府门外,看到柳襄离开以后,他悄悄进入柳襄的府中排查,柳襄早就在账房设下陷阱。寿宴是洛阳传统的流水席,宾客们相对而坐,桌子中间是潺潺流水,饭菜和水果点心摆在盘中,盘子顺着水流到每个宾客面前,让他们自由挑选,宾客们吃得很尽兴,李鹿意犹未尽,派人再添些酒菜,和大家开怀畅饮。酒过三巡,李译忱和柳襄借口不胜酒力要告辞,武思月让李鹿挽留他们吃点心,柳襄只好坐下来品尝。高秉烛断定柳襄不会把真的账房告诉百里弘毅,他在地图上一一排除,最后选定了账房所在的位置,高秉烛假扮府里护卫悄悄来到账房,看到大门上锁。柳襄放心不下府里的事,再次向李鹿请辞,百里弘毅盛情邀请他品尝枣酥。

  • 第9集

柳襄根本不给百里弘毅面子,不肯品尝西域风味的枣酥,起身和李鹿告辞,武思月赶忙接过话题,她觉得枣酥不好吃,百里弘毅向来以美食老饕自居,他不慌不忙和武思月摆事实讲道理,力证枣酥色香味俱全,两个人互不相让,一时争执不下。柳襄只能站在一旁看他们争论,武思月和百里弘毅故意拖延,想给高秉烛争取更多时间,杨焕看不下去,赶忙站出来制止武思月和百里弘毅。柳襄刚想离开,武思月急忙喊住他,让他评评理,李译忱的好奇心也被激发,他很想尝尝西域来的枣酥,李鹿也在一旁劝说柳襄,他只好再次坐下来。枣酥很快端上桌,柳襄尝了一口,和普通的枣酥并没有什么特别,他支持武思月,武思月忍不住取笑百里弘毅一番,笑话他名不副实,不配美食家的称号,柳襄不想听他们继续争执,赶忙起身离开。图片版权与此同时,高秉烛拿出百里弘毅事先给他蛇盘锁的钥匙,顺利打开账房的大门,他仔细翻找,没有发现账册。百里弘毅紧随其后跟出来,看到柳襄坐马车已经远去,他急忙骑马追上去,在府门口喊住柳襄,百里弘毅煞有介事地宣称西域的厨子在枣酥里加了调料,影响了枣的甜度,他邀请柳襄去品尝另一家上等的枣酥,柳襄借口有事断然拒绝。柳襄越想越不对劲,百里弘毅明显在故意在挑事,就是想拖住他,柳襄怀疑有人偷偷潜入府找账册,他下令把全院封锁,不许任何人出入。高秉烛把账房里里外外又搜了一遍,终于发现了一个密室,他急忙进去查找,很快拿到了账册。柳襄直接赶奔账房,发现蛇盘锁被人打开,他意识到情况不妙,立刻赶往密室,发现账册已经不见了,他气得大发雷霆,高秉烛趁人不备从柳府逃出去。百里弘毅和武思月苦苦等了很久,也不见高秉烛回来,百里弘毅怀疑高秉烛拿着账册离开了,武思月相信高秉烛的人品。高秉烛随后赶回来,把账册全部拿出来,百里弘毅发现账册用密语记录,一般人看不懂,武思月想找联昉破解,百里弘毅自称能破解密语,可是需要一段时间,高秉烛想赶在柳襄做出应对之前尽快破译,也同意找联昉帮忙。图片版权公子楚派韩冬青秘密调查联昉内奸,可内奸隐藏太深,他费尽周折依旧一无所获,公子楚决定找高秉烛帮忙,护卫安白檀和韩冬青都不同意,事成之后高秉烛必须加入联昉,可联昉需要断亲情除六欲,韩冬青知道高秉烛一心想报仇,联昉很难控制住他,公子楚一时找不到更合适的人选,让韩冬青帮忙消除高秉烛心中的仇恨。韩冬青想去找高秉烛,武思月派人送密信约他在法善寺见面。武思月带百里弘毅和高秉烛来到法善寺,进门就看到联昉的十二浮屠,猜到这是联昉的钟瑶联络点。韩冬青偷偷观察他们很久才现身,当面质疑高秉烛五年前救了桐阳王却不邀功,白白害七个伙伴惨死,高秉烛对功名利禄不感兴趣,如果再发生同样的事,他绝不插手。韩冬青向高秉烛要来密语账册,答应一个时辰后破译,韩冬青出门不久,就传来一声惨叫,武思月,高秉烛和百里弘毅急忙跑出来,看到韩冬青被人打成重伤,账册早已经不见了踪影。武思月发现后山树林有人影,急忙追上去,百里弘毅紧随其后跟过去,韩冬青掏出一块写着“崔记”的木牌,拼尽全力说了“毕罗”和“熄灯”四个字,就气绝身亡。图片版权公子楚发现旁边的莲花灯自动熄灭,猜到韩冬青遇难了。武思月和百里弘毅很快追上戴面具的黑衣人,他们俩分头包抄,戴面具黑衣人对他们俩步步紧逼,痛下杀手,他们俩渐渐不敌都身受重伤,高秉烛随后追来,戴面具黑衣人早已经逃之夭夭。柳襄向春秋道道长汇报了韩冬青的死讯,建议乘胜追击给联昉以重创,道长劝他不要操之过急,先静观其变。百里弘毅回到家,他越想越不踏实,怀疑韩冬青死前向高秉烛透露了重要线索,他派申非去调查高秉烛有没有熟人或者朋友。高秉烛想起韩冬青死前说的只言片语,直接来到崔记接头,他熄灭了一盏莲花灯,被人带进一间密室,公子楚随后来见他,高秉烛把‘’崔记”小木牌交给公子楚。武思月带伤回到内卫府,硬撑着来找武攸决认错,她承认私自调查柳襄,结果丢了重要物证,武思月承诺尽快查明真相,武攸决劝她先养好伤再说。高秉烛提出和联昉联手查明真相,公子楚对他处处设防,高秉烛当面揭穿公子楚是东川王李译忱,李译忱虽然戴着面具看不到表情,可还是很震惊,他以为隐藏得很好,没想到高秉烛轻易猜到他的真实身份。高秉烛把自己的推断一五一十说出来,内卫府是圣人的臂膀,圣人安排武家的武攸决掌管,联昉是圣人的耳目,圣人必会找一位可靠又聪慧的王子全权负责,高秉烛把各位王子做对比,只有东川王李译忱当之无愧。图片版权高秉烛发现四周埋伏了护卫,让李译忱把他们都撤走,以示合作的诚意,高秉烛认为只有查清楚铜矿的下落,摧毁春秋道的阴谋,才能彻底肃清联昉内部的隐患,李译忱不禁对高秉烛刮目相看,他摘下面具和高秉烛坦诚相见。李译忱说明他还没有发现铜料的下落,只是查到黑市木炭交易异常,高秉烛立刻去查,李译忱提醒他不要辜负韩冬青临终嘱托。武攸决派李北七调查楚柳襄的产业,要给武思月一个交代,李北七和陈武等人分头行动,把柳襄在神都的产业一一捣毁,柳襄得知此事,他丝毫不慌,依旧稳如泰山。武攸决进宫向圣人复命,一一列举了柳襄欺上瞒下的所作所为,圣人对柳家强大的势力不敢小觑。

  • 第10集

柳家和内卫府不和的消息一夜之间传遍神都,荥阳郑家,博陵崔家和京兆杜家的家主来皇宫仙居殿外长跪不起,一起为柳家求情,圣人不胜其扰,武攸决连连请罪,内卫府没有保护好圣人,圣人对那几个家主不理不睬,就让他们在外面跪着。申非很快打听到高秉烛和贩酒的白浪是旧相识,他如实向百里弘毅汇报。高秉烛让白浪去打听木炭交易的情况,查出李鹿的郡主府用木炭的数量很大。百里弘毅直接来找白浪,跟着他去见高秉烛,质问高秉烛在查什么,让他把韩冬青死前留下的线索说出来,高秉烛让他去李鹿的郡主府查一下木炭的使用情况。柳然精心挑选了百里弘毅喜欢的花草,亲自种在院子里,想讨百里弘毅欢心。百里弘毅想送给李鹿一件礼物,拜托柳然陪他一起去拜访李鹿,柳然满口答应,芸芝替柳然叫屈,可她心甘情愿为百里弘毅做事。柳然陪百里弘毅登门拜访李鹿,李鹿打开首饰盒,发现里面藏有机关,柳然解释那是百里弘毅亲手做的,李鹿很喜欢,百里弘毅趁机问起木炭的用途,李鹿透露柳襄买了她的临川别业,那些木炭是柳襄买的,百里弘毅怀疑柳襄用木炭炼铜。图片版权李译忱来给圣人请罪,特意带来圣人喜欢的樱桃,圣人说起太子李顿的事,李顿把江山当做私有财产拱手让给岳父打理,因此被废掉太子身份,圣人不能容忍任何人破坏她辛苦打下的基业,李译忱吓得跪地求饶,当面发誓要还给圣人一个耳聪目明的联昉。高秉烛要去临川别业调查铜料的下落,百里弘毅坚持和他一起去,高秉烛不想让他跟着冒险,百里弘毅心意已决,还取笑高秉烛不懂得冶炼。武思月掌握的线索都断了,她一筹莫展,只好来找圣人的亲信杨焕求助,杨焕劝她不要操之过急,一切都会迎刃而解。高秉烛和百里弘毅很快来到临川,看到这里水草丰美,百姓安居乐业,到处是一片祥和的景象,高秉烛却觉得不对劲,这里的百姓都不种田只种果树,高秉烛一眼就看出这些都是假象,他和百里弘毅来到河边一家饭馆吃饭,看到老丈从很远的地方挑水吃,却不吃对面河里的水。饭馆老板娘的女儿无意中说出吃河里的水会肚子疼,百里弘毅和高秉烛都猜到冶炼坊在河流的上游,炼铜的废料有毒,因此污染了下游的河水。武思月来看柳然,看到她亲自帮百里弘毅整理书房,她很心疼柳然,柳然却乐在其中,她猜到武思月有事,武思月向她打听百里弘毅和柳襄的关系。高秉烛和百里弘毅在村子里蹲守,一直到天黑,高秉烛认出一个白天见过的人,那个人手上满是老茧,显然不是种田留下的,而且长期铸造磨出来的,百里弘毅想跟着这个人,高秉烛担心是圈套,可这是唯一的线索,他们俩一路跟踪那个人来到一个藏在山洞里的冶炼坊,里面有大大小小很多冶炼坑。图片版权高秉烛和百里弘毅刚进去就被一群打手围攻,他们俩奋起反抗,对方人数众多,他们被团团包围,百里弘毅用铁锨铲起滚烫的铜水泼向那些人,高秉烛趁机脱身,他们俩拼尽全力才逃出来。百里弘毅突然摔了一个大跟头,那群打手很快追上来,百里弘毅示意高秉烛赶快离开,高秉烛转身就跑,很快找了一匹马,返回来把百里弘毅带走,随后他们骑马绝尘而去。高秉烛骑马带百里弘毅摆脱追踪,他让百里弘毅去找武思月到临川别业调查取证,他独自离开了。武思月担心百里弘毅有危险,拜托李北七查找他的下落。百里弘毅快马加鞭回城,在城门遇到前去营救他们的武思月,百里弘毅将在工坊所见告知,武思月派李北七回内卫府搬救兵。百里弘毅彻夜未归,柳然一早来求柳襄帮忙找人,她怀疑百里弘毅去临川别业了,柳襄不禁大吃一惊,他假装不动声色拉着柳然聊家常。柳然父亲进山进修十余年,柳襄对柳然视如己出,他后悔把柳然许配给百里弘毅,如果百里弘毅胆敢欺负柳然,让柳然写一纸休书把百里弘毅休了,柳然觉得柳襄今天很奇怪,也顾不上多想。图片版权武思月和百里弘毅来到冶炼坊,发现这里有大量的铜钱。高秉烛大摇大摆来找柳襄摊牌,柳襄已经等候多时,还请高秉烛品尝他亲手煮的茶,高秉烛端起来一饮而尽,他不想知道柳襄偷铜料的用处,只想找到春秋道的下落,柳襄自称他就是春秋道。

猜你喜欢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爬虫 - 网站地图

© 2022 www.haokan-dy.com Theme by